筆下文學 > 瘋狂農民工 > 第2418章 關鍵時刻

第2418章 關鍵時刻

    “瞎喊什么?王法!你們在我們的地方鬧事,我們執行的就是王法。把這兩個人都給我拿下,帶到保衛室去”胖子大聲的吆喝道。原來家伙竟然是這些人的頭。不是隊長,到少是個班長。
  
      夏建呵呵一笑說:“你們也太張狂了吧!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竟敢私自關押人,請問誰給你權利?”
  
      “少他媽的給我廢話”胖子大喊著竟然帶頭朝夏建撲了上來。怒火攻心的夏建這個時候也顧不了許多。他猛的抬起一腳,這胖子的身子便摔了出去。抓通一聲摔在了水泥地板上。旁人聽著都痛。
  
      售票大廳頓時安靜了下來,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句話。大家的眼睛都緊盯著躺在地上的胖子保安。
  
      好半晌,這家伙才呻喚了一聲:“哎喲!痛死我了。敢打執法人員,你們怎么還不動啊!抓起來”
  
      死肥子躺在地上,揮舞著手中的警棍。這群保安這才回過神來,呼啦一下全涌了上來,他們揮舞著手中的橡膠棒,樣子有點嚇人。
  
      這么多人全圍上來攻擊夏建,就算夏建是三頭六臂,他一個人也有點顧不到。眼看著他就要被人狂揍時,忽然大廳外面傳來了警笛聲。緊接著幾個警察一涌而入。
  
      “都不許動!你們干什么呢?”其中帶隊的警察大聲的呼喊道。
  
      不管這群保安再猖狂,可他們一見警察便頓時老實了。警察一過來,便把夏建和這群保安分了開來。
  
      “怎么回事?”帶隊警察一臉嚴肅的問道。
  
      夏建心里明白,這些警察肯定是方芳給他們打了電話,否則他們也不會這么快過來。于是他把心里的這團火強按了下去,然后耐著性子,把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細說了一遍。
  
      并且他還讓哪個小女孩做了旁證。要命的是,他們剛才打架時,看熱鬧的人很多,但找一個能說實話的人,還真是一個也沒有。
  
      在這個地方,都是來趕車的人,所以誰也不愿多事。警察做了筆錄,讓夏建走了。至于對這幾個保安如何處理,人家警察肯定是不會對夏建說了。
  
      本來是夏建可以繼續排隊買票的,可是被剛才的這事弄得他毫無心情。于是他便轉身走出了大廳。
  
      “大哥!不好意思,剛才的事情連累到了你。你要去哪兒?要不我幫你排隊買票吧!”剛才被打的小女孩做完筆錄追了出來,他一臉歉意的對夏建說道。
  
      夏建搖了搖頭說:“沒事!你是學生吧!”夏建隨口一問,眼睛打量了一下這小女孩。瘦弱的身材,倒是一副臉蛋長得還挺好看。
  
      “哦!我叫馮小云。富川市商學院的大一生,家里有點事,需要我回去看看。沒想到我排了一大早的隊,可是一直被哪兩個黃毛插隊”馮小云說著,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
  
      夏建剛要說話時,他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電話是方芳打過來的。他沖馮小云點了一下頭,便接通了電話。
  
      電話里傳來方芳關心的聲音:“怎么樣?沒出什么事吧!”
  
      “沒有。警察及時趕了過來,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謝謝你!”夏建有點客氣的說道。
  
      方芳一聽,便呵呵一笑說:“別和我客氣了。我可告訴你,長途汽車站有點復雜,你最好是不要亂管閑事”
  
      “哎呀!富川市也算是大城市,沒有想到長途汽車站的服務這么差勁。每個窗口都是暫停服務,完了只開一個窗戶買票。故意讓買票的人排長龍,完了就制造事端,這明顯有問題”
  
      夏建一生氣,便把心中的不快全在電話中說給了方芳。方芳一邊聽,一邊笑著說:“別像個怨婦一樣,這世上的事情就是這樣。其實我們做警察的,好多事情看著心急,可是和你一樣也無能為力”
  
      “好了,給你說了一下,心里舒服了不少。你忙吧!我準備回平都市去了,下次有機會咱們坐坐”夏建說著,便掛斷了電話。
  
      “哎!大哥,你也是回平都市的吧!”馮小云走近夏建,輕聲的問道。
  
      夏建點了點頭說:“你怎么還沒有走?趕緊買票走人。這警察一走,這伙人有可能還會回來的”
  
      “既然我們是同路,那我就想和大哥一起走”馮小云說著,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今天這事太窩囊了,要不是警察趕過來,我都有可能被他們給揍上一頓。所以我不急著回去,得想個辦法把這兒整治一下,否則不知道有多少人還會被這些家伙欺負”
  
      “大哥說的太對了,只是光憑警察沒有用。我之前都打過110,人家說插隊的事由長途汽車站來負責,他們是不會為這點小事而出警的。不過想想也是,因為長途汽車站本身就有這個責任”
  
      馮小云嘆了一口,一臉無奈的說道。
  
      夏建呵呵一笑說:“我還就不信了,這事就沒有人管了?”
  
      “當然有,如果你有媒體方面的朋友,把這里的亂象曝光一次,我就不信長途汽車站不出來整頓,除非他們不想開了”馮小云說著,小嘴一翹,樣子十分的可愛。
  
      “對啊!我怎么就沒有想到這事情呢?”夏建大笑著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經馮小云這么一說,夏建立馬便想到了白小茹,她可是省報記者,好像她現還是新聞部的副主任。
  
      “喲!這么快就勾搭上了?我可告訴你,這事沒完”忽然夏建的身后傳來了陰陽怪氣的男子聲。
  
      夏建猛的回頭一看,原來正是哪兩個黃毛。剛才警察一來,這兩人便沒有了影子,這會兒又冒了出來,還真是陰魂不散。
  
      夏建沒有說話,而是掏出了手機。這兩黃毛見狀,其中一人大喊道:“別讓我們再在這富川市見到你們”
  
      這兩家伙說完,便一溜煙的跑了。他們以為夏建掏手機出來,又是報警。可是夏建并沒有這樣做,他只是想嚇唬一下這兩個黃毛,讓他們盡快在他的眼前消失。
  
      “好了,你現在可以走了,我要辦點事”夏建對馮小云小聲的說道。
  
      “不,我要跟著你”馮小云有點倔強。夏建沒有說話,而是轉身就走。馮小云還真從后面跟了上來。
  
      夏建一看這女孩脾氣有點倔強,便沒有多說什么。他從長途汽車出來,過了一條馬路,找了家咖啡廳便走了進去。
  
      坐下來后,夏建立馬給白小茹打了個電話,電話剛一通,夏建便笑著說:“大美女,我給你提供一個非常好的新聞素材,趕緊過來拿,我在**咖啡館”
  
      “啊!你這么好心啊!是不是長途汽車站附近的哪個?”白小茹在電話里大笑著問道。
  
      夏建笑著說:“對!你迅速趕過來,咖啡都給你點好了,拿鐵一杯,沒有加糖”夏建說笑著,便掛了電話。
  
      馮小云乖巧的坐在夏建身邊,低著頭一句話也沒有說。夏建看了這個小女孩一眼,輕聲問道:“你喝點什么,隨便點,今天我請客”
  
      馮小云一聽,慌忙搖了搖頭說:“我什么也不喝,就是想跟著你,看你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哎!來這里了,怎么能不喝東西。這樣吧!你也和我一樣喝咖啡,這糖你自己加”夏建說著,便喊來了服務生。
  
      兩杯咖啡端上了桌。馮小云這回也沒有什么好推辭的了,她輕輕的喝了一口咖啡,然后笑著說:“大哥!你可真厲害。不但自己身手厲害,而且身邊的朋友也這么多”
  
      “過獎了,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當然了,這句話并不一定正確,但是我認為,能交幾個知心朋友,還是挺不錯的。
  
      馮小云點了點頭,對夏建是一臉的崇拜。兩個人正在閑聊著時,白小茹風風火火的走了過來。
  
      這女人長發披望,牛仔褲、白色襯衫。隨著她的走動,米色風衣幾乎都快飄起來了,樣子真是好看且又迷人。
  
      馮小茹剛一坐下,夏建便相互介紹道:“省報記者白小茹,這位小女孩是富川市商學院的大一生馮小云,也是我的老鄉“
  
      “你好!”白小茹非常大方的伸出手來,和馮小云輕輕的握了一下。
  
      然后她才笑著問夏建:“你不是說給我把咖啡都點好了嗎?那咖啡呢?”三個相視,大笑了起來。
  
      等服務生把白小茹的咖啡端上來后,夏建便長出了一口氣說:“白大記者現在可是個大忙人,不過我打擾你,事出有因,還請見諒”
  
      “你我之間用得著這么客氣嗎?有話就說,我在這兒洗耳恭聽就是”白小茹說著,呵呵一笑。
  
      夏建喝了一口咖啡,長出了一口氣說道:“在說這事之前,我得給你們提點意見。你們做為省報記者,就應該起到披露和監督的作用。可是今天發生的這事,真的讓人難以釋懷”
  
      “你也知道,我調到富川市這邊不久,好多的事情都不是很熟悉,再說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報導的。你先說說,到底是什么事”白小茹一臉嚴肅的說道。
  
      夏建想了一下,便把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的給白小茹細說了一遍。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