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重生九零:神醫萌妻,超兇噠! > 0249 運氣不錯

0249 運氣不錯

所以蘇萌真心覺得,她的運氣很不錯。
  
  她前世只考了個重點大學,可沒成為全國高考狀元。
  
  謝長河本來想反駁,然而想到蘇萌的身份,他又點了點頭,順著蘇萌的話說道:“對對對,萌萌你運氣太好了。”
  
  雖然他心里不是這么想的,可蘇萌的意思,他可不敢反駁。
  
  別看蘇萌年紀小,可是個厲害的小神醫!
  
  他年紀大了,身上的毛病也越來越多。
  
  可是自從找蘇萌治療后,他整個人就跟年輕了二十歲似的。
  
  這樣的本事,幾個人能有啊?
  
  謝長河又笑瞇瞇地看向謝云亭,心里暗戳戳地想著,要是這小子能夠把蘇萌娶回家就好了。
  
  他可是早就看出來了,他家這小子喜歡蘇萌。
  
  只可惜,蘇萌好像只是把他家小子當朋友。
  
  哎,只希望他家小子能給點力,別讓他失望才好。
  
  這么想著,謝長河突然就后悔今天來接機了。
  
  他要是沒來,謝云亭不就有理由繼續跟著蘇萌了?
  
  如今他都來了,肯定不能再這樣了。
  
  不過他轉念一想,謝云亭去了龍京好幾天,還跑去拍戲了。
  
  他是真想兒子了,又擔心他在外頭吃苦,受欺負。
  
  如今兒子好不容易回來,他當然得帶回家好好問問。
  
  這么一想,他就不遺憾了。
  
  這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時間不算早。
  
  他們又不一起吃飯,就很快坐上了各自的車子,分開了。
  
  姜恒帶蘇萌回家。
  
  謝長河則問謝云亭:“你吃過沒?要不先帶你去吃飯?”
  
  謝云亭點了點頭:“先去吃飯吧,我都快餓死了。”
  
  他和蘇萌坐的是六點十分的飛機,為了趕時間,他不到五點就從劇組那邊出發了。
  
  那時候還沒到開飯的時間,他因為趕著拍戲,下午走的時候都沒來得及吃東西。
  
  所以謝長河一說,謝云亭就覺得特別餓。
  
  不過,比起外頭的餐館,他其實更想吃蘇萌做的。
  
  只是沒好意思提。
  
  畢竟蘇萌也是剛回來,舟車勞頓的,他哪里好意思讓蘇萌給他做吃的?
  
  還不如跟他老子去吃呢。
  
  謝長河打量著謝云亭,總覺得他受了,于是越看越心疼:“你小子去龍京才幾天啊,就瘦成這樣了。
  
  早跟你說了,家里又不是沒錢,我在龍京也有熟人,你要想做事的話,我可以托關系介紹你去龍京的大公司。
  
  你何必跑去拍戲呢,那多累啊。我聽說還要吊威亞什么的,還有什么爆破,特別危險。
  
  上次那新聞,一個劇組拍爆破戲,結果出了事故,演員都被燒得毀容了。
  
  你說多危險啊,你才多大?要是毀容了,你以后怎么辦?就算家里有錢幫你整容,那也不能跟以前一樣啊。”
  
  謝云亭無語地瞥他一眼:“你就不能想我點好的?什么毀容不毀容的,我身上可是有萌萌給的平安符,怎么可能會有危險?
  
  再說了,就算真遇到危險,還有萌萌在呢。以萌萌的醫術,我就算毀了容,她也能讓我恢復原樣你信不信?”
  
  謝長河被他懟得無奈極了:“行行行,我信還不行嘛。你這臭小子,剛回來就數落你老子,到底誰是老子誰是兒子啊?”
  
  雖然嘴上不滿,他卻知道謝云亭說的是事實。
  
  蘇萌確實厲害,而且她和謝云亭關系又好。
  
  以她和謝云亭的關系,肯定不能眼睜睜看著謝云亭出事。
  
  謝長河這么想著,突然有些慶幸。
  
  他忍不住感慨道:“云亭啊,你小子運氣真是不錯。當初你出了那么大的事,要不是遇到蘇萌,我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你。”
  
  謝云亭得意地哼了一聲:“那是,萌萌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姜哥有次說漏嘴的時候跟我說了,要不是遇到了萌萌,我當時就燒傻了,就算會被救出來,壽命也有限,畢竟……”
  
  說到這里,他沒再說下去,只是看著謝長河冷笑。
  
  他不說,謝長河卻知道他的意思。
  
  當初他給謝云亭找了個后媽,叫林芳。
  
  長得挺漂亮的一個女人。
  
  他一直以為那女人是個好的,誰知道她都是裝出來的。
  
  每次在他面前的時候,都裝得對謝云亭特別好。
  
  背著他的時候,就欺負謝云亭。
  
  可惜他當時太傻,色迷心竅,還以為謝云亭性格叛逆,對林芳不好,經常教訓他。
  
  直到謝云亭那次出事,他才看穿了林芳的真面目。
  
  也是林芳活該。
  
  居然記恨蘇萌破壞了她的計劃,故意針對她。
  
  那時候蘇萌才八歲多點,她也好意思。
  
  還故意拿話誤導他,差點害得他也得罪了蘇萌。
  
  結果呢?
  
  蘇萌一眼就看出林芳懷了身孕!
  
  后來,林芳更是倒霉地遇到了鬧事的病患,不僅搶了她身上的金首飾,還把她推倒,害得她小產。
  
  謝長河回想到這里,又忍不住有些遺憾。
  
  他雖然早就不喜歡林芳,可是對于那個夭折的孩子,他還是覺得遺憾。
  
  畢竟是他的親骨肉,都還沒有來得及看到這個世界,就那么沒了。
  
  可他能怪誰呢?
  
  要不是林芳作妖,懷了身孕還穿細高跟,又戴那么多金首飾。
  
  哪里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當年那個時候,別說是在那種又窮又偏僻的小地方,就是在云城這種大城市,金首飾也夠惹眼的。
  
  一些人窮得急眼了,專門盯著金首飾搶。
  
  搞得好些女人為此受了傷。
  
  真是太可怕了。
  
  他至今都還記得,林芳當時的耳垂都被撕裂了,叫得特別凄慘。
  
  謝長河閉了閉眼,努力忘掉腦海中的可怕畫面,對謝云亭說道:“行了,過去的事就別提了,你老子我早知道錯了。
  
  對了,你那個劇組的資金夠不夠?要不你再追加點投資進去,讓導演給你加點兒戲?
  
  我專門找人問過了,只要追加投資,就可以加戲,甚至還可以把原本不太好的戲份改掉!”
  
  謝云亭想了想:“這部戲不錯,播出去肯定能火,你要是有錢的話,可以追加投資。”
  
  他現在是新人,拍戲的片酬可沒多少。
  
  但是投資的話就不一樣了。
  
  只要劇火了,就能賺不少錢。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