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明末不求生 > 第五十六章 三生投闖

第五十六章 三生投闖

李遠身后的那一隊士兵,全部都手持兵刃,或挾刀槍,或捧鳥銃,軍械精良,衣甲光耀,人人面無表情,眼神里還透露出一股讓陳子龍心中發寒的殺氣來。
  
  這怎么可能是什么商旅護衛?
  
  分明是百戰勁卒!
  
  連粗心眼的許都也察覺到了不對,他比陳子龍優勝的一點在于更為了解兵事,一看李遠身邊那些士兵所用的鳥銃,就感到不對。
  
  且不說鳥銃是軍國利器,一般行商不可能擁有。就看那些鳥銃的形制和做工,顯然比起官軍所用武屬官,也由此全被高謙俘虜。
  
  城內各處要地,相繼被高鎮掌握。只有西關城門一處,由于那被方以智和許都重新收攏起來的幾百名士兵,抵抗十分激烈,所以一時之間,高謙尚且無法攻破。
  
  可是隨著時間流逝,隨著徐州城內的全局形勢完全被高謙控制起來,他也在調動更多兵力沖向西關城門一隅。
  
  許都等人既沒有后援,也沒有餉糧,一點補給都沒有,全無出路,根本支撐不了多久。就現在還能抵擋下高鎮的一波攻勢,也是因為李遠手下那一隊闖軍士卒,各個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老本勁兵,武藝身手十分了得。
  
  他們結成一陣身先士卒,奮力對抗高鎮追兵的攻擊,鼓舞起了剩下所有士兵的斗志和士氣,這才暫時穩住了西關城門這邊的形勢。
  
  可終究也只是短期!
  
  李遠自己估計,最多可能再支撐一個半個時辰,就他們這些兵力,相比較高謙的力量,依舊是很快就要垮下來的。
  
  現在陳子龍、許都、方以智三人,都已經知道了李遠是闖軍埋伏在徐州城內的“奸細”。那么李遠所能找到的出路,也就只有“投闖”這一條了!
  
  碭山之戰后,闖軍狂飆東進,已經占領了歸德至徐州之間的全部州縣城鎮。如果他們愿意投闖,只要從西關城門斬關而出,靠著李遠的聯絡,很容易就可以找到闖軍的主力所在位置。
  
  只是方以智是桐城名門,陳子龍也是松江望族出身。以他們的身份,絕沒有一絲一毫投靠闖軍的可能性。
  
  即便在目下這個山窮水盡的地步下投奔了闖軍,那之后他們的家人又將如何自處?只怕要被朝廷夷滅滿門了。
  
  相比較之下,許都的處境倒是好些。他雖然也是出身世家望族,但是父母已經病逝,家中牽掛較少,倒真有可能跟著李遠造反。
  
  陳子龍和方以智,要考慮的事情就太多了。
  
  李遠知道他們兩人的顧慮,便寬解道:
  
  “不錯,我的確是闖軍之人。但你們自己想想,我真有賺你們上梁山的做法嗎?劫營救袁一事是臥子和許生的計劃,你們定計之后才拉我入伙。侯恂是被袁時中所殺,這也同我無關。
  
  其實我本來的擔子,只是負責監視徐州城內情況變化,并給闖軍傳遞一下消息罷了。形勢狂飆猛進地發展到現下這個樣子,也是我自己沒有想到的。
  
  現在事情已經很簡單了,許生沒有家室之累,只要你愿意,立刻就可以和我出城投靠闖營。至于臥子兄和密之兄……密之,你該知道的吧?其實阮大鋮當初調查出來的逆案,其中細節并無一點虛假,方書記確實是現在闖軍的一大謀主!”
  
  許都顯然被李遠的話說得有些心動,他本來就是任俠豪杰的一流人物,性情和尋常書生截然不同。如今闖軍在碭山之戰中大破東虜,又已經橫掃中原,顯露出非同尋常的潛力和風范,許都的處境又是這樣的困頓,他不可能不對投靠闖軍的前景產生很深希冀。
  
  可這對陳子龍和方以智來說就是千難萬難了,他們兩人都有很龐大的家族網絡,顧及家族,怎么可能說投闖就投闖?
  
  投闖那可就是在造反啊。
  
  方以智苦笑道:“我早已猜到如此結果……只是沒想到名泊兄真的認識樂山。樂山過得還好嗎?唉,想來他既是闖軍謀主,地位顯赫,也實在無須多問。”
  
  陳子龍則感到焦頭爛額:“我們實在沒有可能投靠闖營,那可是滅門的造反罪名啊。現在向高謙投降,史公出面,說不定還能得到一個寬大處理。可是投奔闖營,可就是實實在在的造反了。”
  
  李遠偏頭道:“看來許生愿意和我走了?臥子兄和密之兄,我斷言你們返回徐州城只有死路一條。看過袁時中的結局以后,你們有辦法相信自己會性命無虞嗎?
  
  小李王馬上就可以攻破徐州,到時候截斷運河,天下將中分南北,朝廷自顧不暇,南方也將為之大亂,誰還有余心懲處你們的家人?更何況方、陳皆東南大族,即便你二人投闖,如此大族也不會因之動搖滅亡!”
  
  許都立即點頭道:“對!事情已到如此地步,我想也別無他法。名泊,我跟你走!”
  
  陳子龍依舊猶豫不決,方以智則咬咬牙道:“好……我不去投闖,我只想跟你去看看樂山現在過得怎么樣?”
  
  “臥子兄,就差你了,請立做決斷。”
  
  陳子龍哀嘆一聲:“罷了,我早聽說闖軍種種仁政,今天就權當充作荀子,一觀秦政吧!”
  
  “好。事不宜遲,我們立即斬關奪門,現在就去闖營。”
  
  明末不求生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