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二三八、極樂魔光

二三八、極樂魔光

雷光疾走!
  
  黑山上人應付齊冰云,已經頗為吃緊,哪里還經受得住,再來一發?
  
  何況王崇的道法,并不輸給齊冰云,出手更是狠辣。
  
  王崇撞入了戰圈,漫天都是雷光,他也不是求殺敵傷敵,務求讓黑山上人再也分辨不得齊冰云的劍勢。
  
  黑山上人原名黑斯禮,西域人士,因為天賦出色,被太上魔宗一位長老帶回了萬魔堂,甚至九淵魔君都動了念頭,想要破例收他為徒,后來還是太上魔宗另外一位太上長老出面,收了他為徒兒,傳授太上魔宗另外一門道法——極樂魔光!
  
  這人自從學習魔法以來,就是最出色的天才,各種道法,一學便會,會兒能精,進境遠超同輩。
  
  從天罡,大衍,直到金丹都沒有遇到任何瓶頸。
  
  他所修習的極樂魔光,此法按上古之時,分有六季:春夏暑秋冬寒!
  
  以天之樂趣,無過于六季變幻,地之樂趣,無過春秋輪轉,人之樂趣,無過于春暖花開,人心思愛,夏日炎炎,有風送涼,暑日蒸蒸,然萬木燦爛,花木果實,盡皆生長。秋日涼意,亦有收獲不盡,冬日消歇,養精蓄銳,寒季最末,便有思春之念,又復年歲之輪回。
  
  故而這一門極樂魔光,中者開始如春風,暖洋洋的束縛的不得了,隨后就有無數幻念,甚多遐思,止不住的冒出來,待得醒悟,已經是精氣盡泄,道行全銷,只能任人擺布。
  
  只可惜,不管是道門仙氣神光,還是魔門的魔光之流,非得陽真以上,不能盡得其中奧妙。
  
  黑山上人黑斯禮,若是突破陽真,憑著極樂魔光,就能一躍成為跟項情,梁漱玉,等人比肩的道門絕世人物。
  
  但在金丹境,就連龍吉吉都能把他拉過來,充當炮灰。
  
  面對無窮無盡的雷光,黑山上人哪里哪有余暇,分辨齊冰云的劍光?
  
  只能把極樂魔光收回,想要護住自己。
  
  只是他若是能突破陽真,極樂魔光或者還能擋得住道門的飛劍,以他金丹境的修為,極樂魔光縱然玄妙,也不過是駕馭罡氣的法門。
  
  如何能夠抵擋住,才得了火鴉劍,劍術又復大進的齊冰云?
  
  這位峨眉云仙子,越是危機,越是穩重,本來已經漸漸占得上風,忽然見到王崇風一般狂卷的回來,還以為他出了什么手段,把龍吉吉甩開了一旁。
  
  王崇出手酷烈,又專門給她制造機會,齊冰云更是以為,龍吉吉隨后就要追來,愛郎是給自己創造機會,斬殺此大敵。
  
  所以這位峨眉的云仙子,素手一指,火鴉劍隨影劍光前行,先引發了黑山上人的全力相抗,身劍合一,用上了當初重創了域外大魔,帶了安羽妙等人逃命,還拼折了百煉火的殺招。
  
  劍光如匹練,只繞著黑山上人一轉,就把這位魔門極具潛質的金丹宗師,身子切開了一半。
  
  收了劍光,齊冰云也稍有氣喘,她剛才使用的劍術,看著并無任何威勢,卻是五火七禽劍的殺招之一,極耗真氣。
  
  火鴉劍品質遠勝百煉火,倒是并沒有折斷,承受住了這一擊,可齊冰云短時間內,再發不出第二劍了。
  
  黑山上人魔功深厚,挨了這一劍,居然還未死,催運魔功,還想要恢復傷勢,身上的血肉蠕動,化為觸須,互相糾結。
  
  王崇覷得便宜,捏了法訣,小篁蛇就猛然鉆出海面,一口把黑山上人和他一并吞了。
  
  齊冰云一臉緊張,但卻不敢浪費功夫,急忙全力恢復真氣。
  
  她只見得小篁蛇定定不動,猜測王崇正在跟黑山上人惡斗,心頭頗有擔憂。
  
  就在齊冰云恢復了七八分真氣,想要試著闖入小篁蛇體內的時候,一道劍光遠遠兜轉,正是九淵門下——龍吉吉!
  
  齊冰云知道,這個女子比黑山上人猶要可怕十倍,按劍當空,朗聲道:“峨眉齊冰云,請太上魔宗龍仙子賜教。”
  
  龍吉吉秀眉微挑,她拋下了王崇,就先按照慣例,在海中調息了片刻,恢復了真氣,這才回來救黑山。
  
  龍吉吉也沒料到,這邊的戰斗,結束的這么快,心道:“黑山也太沒用了,居然才這么一會兒,就沒撐的住。”
  
  她瞥了一眼小篁蛇,都沒有看齊冰云,心道:“有齊冰云,季觀鷹,還有峨眉南宗的那個什么白勝,我是討不得好。黑山死了也就死了,我跟他們有甚糾纏?”
  
  龍吉吉盈盈一笑,顧盼嫣然,說道:“剛才不過是跟妹子鬧著玩,姐姐還有些事兒,就先走了,若是你們看到我的同伴,記得讓他去九焰島找我。”
  
  這位魔門妖女,就那么駕馭劍光,堂而皇之的遁走。
  
  龍吉吉才走,王崇就雙手一分,撐開了小篁蛇的巨口,走了出來,他望著龍吉吉遁走的方向,不覺微生感慨。
  
  “上一次遇到此妖女,我和干蔭宗,呂公山三個,只有倉皇逃命的份,這一次遇到,好歹也能動手幾招。就算不用白梟妖身,也能戰三五個回合。下一次么……”
  
  王崇嘿嘿一笑,伸手抓住了齊冰云伸過來柔夷,溫柔的問道:“你可受傷了么?”
  
  齊冰云略有些傲氣的說道:“就憑那人,還傷不得我。你有受傷沒?那個黑袍的家伙,怎么下場了?”
  
  王崇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心道:“才剛剛發誓,不能再煉妖身了,見到這家伙,忍不住就又煉了一具。這廝居然我跟毒龍寺的六師兄一樣,也叫做黑山上人,世上不能有兩個同名號的修士,我就替六師兄,處理個麻煩吧。”
  
  黑山上人被齊冰云重創,哪里還是王崇的對手?何況他還有小篁蛇相助。
  
  進了小篁蛇的肚腹,王崇就先是一記補天劫手,把這廝打的五勞七傷,又復換了白梟的妖身,砍的七七八八,這才從容煉成了一具妖身。
  
  至于以后要被邀月一劍穿心之類的誓言,王崇已經不在乎了,他相信,就算自己不發誓,也不煉妖身,就沖著他和齊冰云這事兒,邀月也會出手砍他……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