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在美食的俘虜里吃成神 > 99 烤肉?燒肉?

99 烤肉?燒肉?


  在可可那死亡凝視下北游沒有再發出聲音,不過卻不代表著他從心了,他只是好奇外面那個體型比門還寬的姑涼是哪位,為什么可可會這么小心翼翼的。
  外面的敲門,不,砸門聲還在繼續,北游聽著眉頭都皺了起來,這砸門聲居然沒有半點兒節奏感,而且還不帶喊話的,他聽的都想沖出去教教那位姑娘了,最基本的也得向雪姨看齊啊。
  可可則是額頭都有冷汗了,他實在是不想說明這個情況啊,尤其還是北游在這里的情況下。
  好在砸門聲沒有繼續持續下去,很快聲音消失,外面沒了動靜,可可不由地松了一口氣,他看的清楚,確實是離開了,真是太好了。
  就在這時,北游用疑惑加調侃的語氣說道:“可可,外面來的人不會是你的風流債吧?”
  可可當時臉就黑了,這個玩笑對他來說就是傷害好嘛,他是個毒人,哪個人能承受的了,當然了,北游這個異類除外。
  北游見聞色自然也感覺到可可是真的有點兒不高興了,不由地想到自己玩笑開過了,于是趕忙道歉道:“對不起,說的傷人了。這樣吧,我下廚做飯吧,借你的地方請你吃飯了。”
  可可張了張嘴差點兒把嗓子里那句“沒關系,還是我來吧”客套話說出來,好在及時閉嘴給咽回去了,這大廚下廚他怎么可能不心動,畢竟他又不是專業的廚師,頂多是保證不會吃死人的樣子。
  北游見可可不說話就當是默認了,把可可身上的圍裙接過來就去廚房了,還別說,真特么的大,他居然身材都沒有四天王中算是矮的可可強壯,傷心了。
  又掏出一把菜刀,北游看著面前那案板大的肉問道:“想吃什么,烤肉?還是其他的?”
  只是不等可可開口北游就又自己回答了,道:“算了,還是什么都來點兒吧,反正都不是飯量小的人。”
  說罷北游就開始切肉了,首先還是烤肉,因為烤肉不用花費太久,只需要調好刷的醬還有蘸料就好,至于烤肉的過程,他,北游,溫度掌控者。
  因為鱷嘴巴里鳥兒的肉質本身還是比較硬的,所以首先還是要戳它,用力要溫柔,戳斷筋就可以。
  抽出兩根筷子,一手一根,北游先是摸了摸案板上的肉,然后雙手化為殘影一樣的開始了戳肉。
  從開始到結束整個時間沒有幾個呼吸,看的圍觀的可可眼神都嚴肅了,他雖然對料理不懂,但是他懂剛才北游那動手的時候有多可怕,每一下很重也很輕,重到速度,輕到停下的時候都恰到好處。
  北游可不懂可可的想法,他現在正掏出他那一瓶香料隕石的粉末,在均勻的撒好后就拿出兩個椰子。
  “這是……酒椰子?”可可這時候出聲問道。
  北游頭也不抬的一邊處理酒椰子一邊回道:“啊,沒錯,酒椰子,用來處理一下這鱷嘴巴里鳥兒肉的那腥味兒,不然哪怕有著海陸空的美味你一口下去也是海陸空的獨特味道的混合。”
  說完,把酒椰子里的高度白酒放在一旁,用勺子澆了一勺白酒在肉上后,把勺子遞給可可道:“就這樣一勺一勺的往上面澆。”
  可可也沒多問,就直接一勺一勺的澆著,北游自然也沒有閑著,在可可澆了四勺后雙手放在肉上,掌心用力向下一壓,然后開始揉了起來,那動作看的一旁的可可都感覺這個力度按摩肯定舒服。
  就這樣,兩個椰子的白酒用完后,北游也停手了,本來就看著鮮嫩的肉塊兒現在看著更水靈了,大小沒有變多少,不過看上去更讓人有食欲了。
  “累死了,累死了,這一道菜可算是完成了。”北游晃著肩膀說道。
  可可看著面前這一大塊兒生肉他實在是想不出來哪里像完成的,北游自然也看到了可可的眼神,笑了一下,道:“說完成自然不是騙你的,噥,看好。”
  說著在廚房里找到點火器,“咔”的一聲,“轟”的一下那一大塊兒肉就變成了一團火焰。
  可可開始還擔心了一下,接著他就聞到了酒香和肉香的味道,那個味道讓他都忍不住用力的呼吸。
  北游估摸著時間,然后在火焰剛有些減弱的時候,不知道哪里拿來的一個蓋子就“Duang”的一聲給扣上了。
  可可這時候也回過神來了,北游嘿嘿一笑,指了指這個蓋子,道:“噥,看吧,完成了,就差點個火而已。”
  可可都不知道怎么說了,就差點個火?他如果不是有能力他早就嚇跑了好嘛,剛才那架勢都恨不得把房子燒了。
  “行了,別愣著了,趕緊端去吃吧,我還要準備下一道菜呢。”北游催促道。
  可可對此自然是樂意的,美食他當然愛啊,于是說了一句“我不客氣了”就端走了。
  北游也沒想那么多,他在想他下一道菜該做些什么,是丸子還是丸子呢?好吧,決定了,那就是丸子吧!
  可可則是不管那么多了,他確實忍不住了。
  打開蓋子的一瞬間,里面的酒氣一下涌了出來,每一次呼吸都讓可可感覺是喝酒一樣,那味道沒有了辛辣,反而有一種綿柔,一種醇厚,一絲甜香。
  “果然能擠上廚師排行榜并占據第90位不是運氣啊,實力也很重要啊。”可可感慨了一聲就準備開動了。
  這時候他才注意到那案板大的一塊兒肉縮水了要五分之一,而且現在這塊兒肉的樣子并沒有改變多少,但是在看到后卻能感覺這是可以食用的樣子。
  刀刃剛碰到肉的表面,好似切水一樣輕若無物的切開了,這讓可可很驚訝,他的刀他還是清楚的,還沒有鋒利到那個程度,所以只能是肉的原因了。
  這一點在可可用叉的時候也確定了,實在是太嫩了,好像布丁一樣一碰就碎,沒有辦法,可可換成了筷子,好在這一次只要不太用力就沒事兒。
  辛辛苦苦的終于吃進第一口肉,可可的眼睛又瞪大了,他居然沒有感覺他吃的是肉,反而像是濃稠的酒一樣。
  而且肉的味道也沒有消失或被壓制,這種味道更像是酒和肉的完美融合。
  “真是一道美味的料理啊,如果是曼薩姆所長的話想來會更加喜愛吧。”可可不由地想到那個嗜酒如命的所長,對了,他長得一點兒不帥,不過除此之外都很帥。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