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大演帝 > 第60章:精彩的面試

第60章:精彩的面試


  任星辰眉頭一緊,心中納悶,不知江心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
  江心接完這個假電話,假裝一摁掛斷,將手機往口袋里一塞,繼續坐在原位上,看著任星辰正色道:“其實,我是一名律師,只不過現在在演演員而已。”
  任星辰心中更加不解,眉頭皺的更厲害,“江老師,您的意思是......您以前做過律師?”
  “不對!”任星辰食指敲了敲腦袋,感覺有些不對,這句話一定另有深意,忽然一下,心頭猛地大悟,額頭一展,長吸一口氣,手掌輕拍桌面,悅色道:“江老師,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江心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他只是用這個簡單的行動,來證明自己的第二條觀點。
  不是演員演戲,而是要將自己完全想象成角色中的人物,才能進入到“化境”。
  “那......還有第三點嗎?”任星辰急切問道,根本不像是面試官,反而更像是一位虛心求教的學生。
  “第三點,爆發力、張力這些東西我就不必說了,這都是很淺顯的知識。好的演員一定要懂得怎么拍出感人戲,我為您說說,演員怎么發揮演技才能感人吧!”
  “您請說!”任星辰對江心做出邀請的手勢,急切地期待著江心的回答。
  “在這里,我想引用華國十大名導——陳導說過的這句話:‘電影是細節的藝術,細節的力量無與倫比。但是所有細節的具體指向,并不是細節本身,而是高于細節的那一點東西,當這點東西出現的時候,感動就發生了!’”
  “其實,我還想補充一點,觀眾在看每一部電影的時候,心中都有一個期許值,高于這一點期許值,便是感動。“
  江心看著任星辰的眼睛,“打個比方,幾十年的好兄弟,要出國了,分離時候的有一場哭戲,大多數演員分離時刻,眼淚下流,哽咽地說話。
  什么‘兄弟啊,以后要照顧好自己。’
  什么‘兄弟啊,有什么事情打個電話,哥們兒能做到的一定做到。’
  什么‘兄弟啊,放心的走吧,我會想你的。’
  能做到哽咽,流淚,真誠,對演員來說,已經算是演技不錯了。
  對于觀眾來說,所有觀眾都知道,能演的感人的演員一定會哭,一定會這么演!”
  “對,這兩點您說的不錯,如果我是觀眾,我也認為會哭一定能拍出感人的戲。
  演員如果能做到眼淚下流,哽咽地說話,演技確實算得上可以了。”任星辰補充道。
  “不,任經理,我不同意您這個觀點,會哭不一定感人,不會哭也不一定不感人。
  還是這個例子,如果我們換一種方式來演呢?我們不哭,我們表現的堅強,畢竟大老爺們兒的,經歷了風雨,經歷的滄桑,哪有那么容易哭?
  就在轉身的那一刻,偷偷抹眼淚,觀眾全程沒有看到一滴眼淚,只看到一個轉身離開抹眼淚的動作。是不是戲劇會得到升華?
  男兒有淚不輕彈,即使有淚也要偷偷抹!”
  任星辰思考一陣,理清了江心的思路,兩手一拍,大聲叫好,“對啊,我怎么沒想到還可以這么演。”
  任星辰并沒有懂裝不懂,而是直接承認自己在演技方面確實不如江心。
  大膽承認別人的優點,沒什么不好意思。
  江心說罷,補充了一句,“《華國合伙人》中,成東青、王陽和孟曉俊機場分別的那一刻,就是用這種手法演繹的。”
  任星辰提起右手,為江心豎了一個大拇指,那大拇指激動的抖了抖,“江老師,給您透個底吧,我們經紀公司確實缺乏像您這樣演技派的演員,您看我今天讓助理準備合同,明天我們就簽約,可以嗎?”
  江心心想:“現在掐頭去尾只有1天,如果明天簽約出點問題,那可就有大麻煩了,再說了,簽約之后藝人和經紀人還要有一段時間的了解。”
  任星辰問道:“江老師,請問您還有沒有其他問題?”
  江心十指互插,放在桌上,單刀直入道:“經紀人什么時候分配?”
  任星辰暗想:“比我還著急,但是也坦誠。”心中不免多了幾分好感,回答道:“簽約就可以。”
  “好的,沒問題。”江心剛說完,緊接著便是一個“但是”,“但是,我這兩天可能要拍一個其他的戲,公司目前沒有自己的電影吧?”
  “您稍等一下。”任星辰說罷,打開了手機,查看近期公司的電影,毫無避諱的說道:“江老師,不瞞您說,這幾天是有一部公司自己的電影在開拍,但是演員早就選好了。”
  “嗯,那就好。”江心說罷,準備起身,“如果沒有其他什么事情,我就等您這邊消息了。”
  “好的!”
  兩人互相加了微信,留了電話。
  任星辰主動伸出右手,“江老師,那我們明天見!”
  江心也伸出手,兩人一握。
  任星辰認為自己找到一個好苗子,雖然江心年齡有點偏大,已經到了25歲,但是演技絕對是30歲以上。
  江心認為自己的經紀人是有著落了,對新娛樂經紀公司也比較了解,比較看好,如果在這個經紀公司,不敢說一年之內有什么成就,三年之內應該沒有問題。
  再說了,就算經紀公司發展不好又怎么樣?憑借自己的能力,還害怕沒有戲不成?別忘了,手頭上不是還有兩個大導演的微信嗎?
  對江心來說,新娛樂經紀公司,只是他尋找經紀人,尋找工具的地方,僅此而已。
  以后的何去何從,發展如何,還是要憑借自己的努力與拼搏,經紀公司,只能給你提供資源,包裝你。
  兩人均心頭喜悅,卻不知,門口有一場“惡戰”正在等著他們。
  任星辰握手的手指松開,橫移到門口,對著門鎖只一撥,“咔哧”一聲,鎖被打開。
  徑直走出面試室門口,人事主管緊跟其后。
  剛剛跨出門口,便聽到一聲爆喝。
  “姓任的!”
  隨著這記爆喝,任星辰、人事主管和小文,均被嚇了一跳。
  這爆喝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寧南初。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