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虛幻游戲恒河沙 > 第119章 嚇倒了&嚇尿了

第119章 嚇倒了&嚇尿了


  眼見著那鐵殼書就要砸在對手的思烤者艾蘭的頭上,兩道銀色光華竟然從天而降,籠罩在彌拉米格與海無牙的頭頂,當那本鐵殼書砸在思烤者艾蘭的頭頂時,原本必死無疑的思烤者艾蘭竟然毫發無傷,而在后方的海無牙的生命值則一損再損。
  【技能】崇高犧牲:為一名小隊或團隊成員施加印記,持續3分鐘;持續時間內,審判官將為目標抵擋3次致命傷害。
  而趁此機會,思烤者艾蘭沖忙離開了懲戒牧師·米羅斯瓦夫庫的攻擊范圍。而白銀騎士見到是海無牙為思烤者艾蘭承擔了傷害,也大松了一口氣。
  “原本以為裁判官只是一個純粹的BUFF機器,但沒想到,真想玩好裁判官也很難啊?!卑足y騎士在心中感慨道。
  “白銀!你也小心一些!”千箭穿云眼見著白銀騎士有些松懈,便大提醒道。
  然而,這個提醒來的依舊有些遲,眼見思考者艾蘭已經脫離了自己的攻擊范圍,懲戒牧師·米羅斯瓦夫庫立立刻揮舞起手中的鐵鏈,橫向甩出。鐵殼書帶著破空聲,便向著白銀騎士。
  眼見著鐵殼書越飛越近,白銀騎士則早早地將手中的盾牌舉起。但這一次的格擋并沒有起到作用,當鐵鏈撞擊在白銀騎士手中的盾牌時,鐵殼書這恰巧地繞過盾牌,正中白銀騎士的后背。
  這一擊的傷害可真的不輕,眼見著自己的生命值就這樣掉一大截,白銀騎士立刻,掏出快捷欄中的再生藥劑,敲碎了瓶口便直接灌下去,為自己補充生命值。
  “思考者艾蘭、千箭穿云,你們兩個加把子力氣。這個階段,我和白銀騎士只能幫你們吸引仇恨,不能上前攻擊的!”
  “好!”
  “沒問題,看我的!呦吼!看招!看招!看招!”
  隨后,槍子與火球不斷地從千箭穿云與思考者艾蘭的手中飛出,擊打在壯碩無比的懲戒牧師·米羅斯瓦夫庫身上。
  而每當BOSS試圖靠近千箭穿云與思考者艾蘭的身旁,海無牙與白銀騎士就會分別邁出流星“書”的攻擊范圍。兩人在危險的邊緣瘋狂試探,吸引BOSS的攻擊與注意力。
  隨著時間的推移,BOSS生命值隨之下降。隨著BOSS“啊”的一聲大喊,只見身上的教士長袍與手中的鐵鏈,寸寸碎裂,化為火焰的薪柴。在這熊熊火焰下,露出了那仿佛棕熊一般強壯的上身與手臂。
  就在白銀騎士再一次踏入BOSS的攻擊范圍時。仿佛瞬移般出現在了白銀騎士的面前。
  見到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巨熊”,那龐大的身軀與火焰帶來的威勢,讓白銀騎士心中咯噔一下,雙手趕忙高舉起手中盾牌,下意識施展出自己的保命技能。
  就在隨后的瞬間,鋼鐵的拳鋒猶如海嘯般砸來,帶著無可阻擋的威勢,在白銀騎士的盾牌上,打出一個個深深的拳痕。那粗重威猛的鐵拳,就想一顆顆炮彈,打得白銀騎士的生命值如同決堤水庫。
  白銀騎士眼見著自己的生命值迅速下降,趕忙地掏出治療藥劑,一口口的灌下,但即便是這樣,逆勢而上的生命值也撐不住幾秒,仿佛春汛季節逆水而行的小舟。
  眼見著自己的生命值依然檢點,白銀騎士有些絕望了,難道這次“SSS”評分,就要因為自己,而前功盡棄嗎?
  然而,就在生命值即將低于1%的那一刻,對方的攻擊,就仿佛遇到了不可名狀的阻力般,停滯下來。白銀騎士死死盯著自己的生命值,每次降低一點,便被強行續上。而看著一旁的狀態欄,上面竟然出現的一個DEBUFF——最近包扎:魔藥繃帶。
  竟然是站在他身后的海無牙,正在使用魔藥繃帶為其進行包扎。白銀騎士記得,這種繃帶似乎具有保命效果,被包扎的目標可以獲得“生命值不能低于1%的效果”,是目前等級段最強的繃帶。
  隨著懲戒牧師·米羅斯瓦夫庫最后一拳的揮出,便力竭而亡地撲倒在地上。而恰巧,海無牙手中的繃帶也在此時引導完畢。
  看著自己那剩余不過幾十點的生命值,白銀騎士大叫一聲“好險”,現實中與游戲中十分同步地,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吃起食物來。
  眼見著BOSS倒地,白銀騎士也存活了下來,千箭穿云與思考者艾蘭也立刻趕了過來。
  作為會長的千箭穿云,首先拍了拍海無牙的肩膀,隨后有拍了拍白銀騎士的肩膀,說道:
  “干得漂亮!”
  “是??!我剛剛以為我們就要失敗了!”思考者艾蘭答道,“嚇得我都有些要那啥了,我先去趟廁所??!”
  “僥幸!僥幸!”白銀騎士深深地喘了口氣,仿佛卸下來沉重地擔子,說道,“多虧了海無牙兄弟的魔藥繃帶,否者我撐不下去的!”
  “其實吧!你不用那么拼命的!”海無牙不咸不淡地說道,“其實吧,剛剛的那個攻擊屬于BOSS的臨別一擊,被這個技能擊殺其實是不會扣分的!”
  “還有就是,這個技能讓我上去抗就可以了,我的潛能強化可是無敵效果……其實我剛剛要喊白銀騎士的,結果BOSS就這么沖過來了?!?br/>  “原本以為他會被直接秒殺的,可結果看到居然苦苦支撐,還磕上藥了。所以想著與其浪費了那么多瓶藥,那不如多浪費點?!?br/>  白銀騎士與千箭穿云聽完海無牙的解釋,兩人面面相覷,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
  “你咋不早說??!這嚇得我腿都軟了……”白銀騎士用手錘著地面,幾乎用哭腔說道?!拔疫€以為差點就壞了……”
  “這件事,不是不影響評分嘛!”海無牙解釋道,“不影響評分的事,說出來有啥用?”
  而這個時候,已經方便回來的思烤者艾蘭,還有些不明所以,看著白銀騎士與千箭穿云那副古怪的表情,大聲問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走的片刻到底發生了什么?”思烤者艾蘭咋咋呼呼地問道。
  “沒什么!就是我忘記說被BOSS臨別技打死不扣分的,而白銀騎士被嚇‘倒’了……”
  “哦哦哦!”思烤者艾蘭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看著談到在地上的白銀騎士,一臉恍然大悟地說道,“原來你也被嚇尿了??!我就說嘛,就剛剛那個情景……”
  “滾出!你才被嚇尿了!”白銀騎士即便經常與這個二貨為伍,也不免地大聲罵道。
  “是??!要不然我剛剛為啥要去廁所??!”思考者艾蘭一臉理所應當地答道。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