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橫推大千世界 > 第五十三章庫房

第五十三章庫房


  轟隆~
  無數道閃電劃破虛空,將大地照的慘白無比。
  嘩啦啦。
  無數的黃豆大的雨點紛紛落下,拍打在屋檐之上。
  一座燈火通明,門窗緊閉的房屋頂部,一道黑影靜悄悄地站立在那里。
  “有些古怪啊?!?br/>  陳遠靠著瓦片,右耳聆聽著屋內的聲音,面容疑惑道。
  剛剛他縱身一躍,直接落在這座庫房的屋頂,本來想聽一聽里面有幾個人,待會好全部打暈。
  但待了一會兒陳遠一點兒聲音也聽到,靜悄悄地,如同沒有人看守一般。
  陳遠直起身子,摸了摸下巴,按道理來講這種情況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會出事情。
  不過傷勢嚴重,拿到療傷藥緩解一下傷勢比較重要。
  “嗯,就這樣?!?br/>  陳遠點了點頭,垂首將一塊瓦片掀開,一片黃色顯露了出來。
  “木頭?”陳遠摸了摸那片黃色,笑了笑,右手猛地一掏,堅硬的實木在陳遠面前如同柔弱的棉絮一般,一大片堅木直接被陳遠掏爛。
  昏黃的光線頓時穿透了出來,陳遠向下一看,十數個褐色的大柜子規則地擺放在地面上。
  不遠處便是一排排兵器架,各式各樣的兵器擺放在那里,發出滲人的寒光。
  除此之外,一個明顯華貴一些的黃色柜子擺放在房屋的中央,一把赤銅大鎖將柜子牢牢封死。
  陳遠首先忽視兵器架,那些東西對他來講就是廢物,那些褐色的大柜子倒是有可能會藏有丹藥,當然那個黃色柜子他也有些感興趣。
  “先搜黃柜子在搜其他的?!?br/>  陳遠目光一閃,隨意規劃了一下計劃,伸手將大洞掏大一些,隨即縱身一躍,直接毫無聲息地翻落在地面之上。
  四周靜悄悄的,墻壁上掛著的燭燈幽幽地散發著光明,勉強增添了一分生氣。
  陳遠目光一閃,看向旁邊的一個褐色柜子,伸手拉開一個抽屜,一個濃重的藥材味道隨之傳來。
  “原來是藥材?!?br/>  陳遠點了點頭,合上抽屜,徑直走向黃色柜子。
  黃色柜子四周有著嬰兒手臂粗的鐵鏈纏繞著,一把赤銅大鎖懸掛在柜子上,明顯是有著什么重要東西保存。
  “果然?!?br/>  陳遠摸了摸黃色柜子,暗道一聲,這柜子雖然看起來像是木頭所制,但堅硬的觸感已經暴露了它是鋼鐵所制的事實。
  看到那把唬人的赤銅大鎖,陳遠嗤笑一聲,右手緩緩按在玄鐵刀刀柄之上。
  唰!
  一道黑色的刀光瞬間劈出,陳遠面色平靜地看著面前的大鎖,左手輕輕一按。
  劃拉!
  堅不可摧的赤銅大鎖直接裂成兩半摔落在陳遠手上,切口出平滑整齊,讓人不禁聯想出刀人的恐怖力量。
  其實這也不算什么,任意一個易筋境武者想要劈開這個大鎖都輕輕松松。
  陳遠將大鎖輕輕的放在地面上,防止弄成太大的響聲吸引人過來查看。
  至于其他的鐵鏈,這些也被陳遠干凈利落地一刀劈斷,統統放在地面上。
  看著眼前已經毫無遮擋的黃色柜子,陳遠目光期待,伸手拉了拉把手,紋絲不動。
  面色不變,陳遠加大力量,柜子依舊沒有打開的跡象。
  “為什么都要逼我呢?”
  陳遠嘆了口氣,右手將玄鐵刀插回刀鞘,隨即扶住黃色柜子,左手緩緩用力,狂暴的力量直接宣泄在這個柜子之上!
  吧嗒一聲!
  似乎有著什么東西斷裂了一般,抽屜被陳遠硬生生拉了出來,上面一個金屬的突起物被硬生生扯斷。
  “這才對嘛?!?br/>  陳遠點了點頭,笑了笑,低頭看向抽屜。
  十數個潔白的玉瓶整齊的排列在抽屜中,陳遠隨手掏出一個,玉瓶上刻著百草丸三個大字。
  陳遠打開瓶口,一股濃重的中藥味道直接傳入陳遠的腦海中。
  “百草丸?一看就是治療傷勢的藥丸啊?!?br/>  陳遠雙眼發亮,直接一口氣全部倒光,三粒碧綠色的百草丸靜靜地躺在陳遠的掌心,被他一口氣吃了下去。
  “不錯,有那么一點效果?!?br/>  感受刀絲絲暖意出現在身體中,原本陣陣傳來的痛楚減弱了一些時,陳遠露出一絲笑意,點了點頭,一雙眼睛期待地看向那剩下的藥瓶。
  十數個藥品很快就被陳遠數清楚了,除了陳遠所吃的那瓶,還剩下八瓶百草丸。
  至于剩下的,則是五瓶之前他吃過的黃龍丹以及一瓶雨露丹。
  這些丹藥,百草丹和黃龍丹直接被他一口氣全部吃了下去,一大股猛烈地藥性直接散發出來。
  不過以陳遠練血境的身體還是足以承受地住的,當然這兩種丹藥只是比較低級的罷了,不然陳遠耶不可能一口氣吃這么多。
  至于那瓶雨露丹則只有一粒,陳遠也沒搞清楚它的用途,所以放在衣衫中。
  “可惜了?!?br/>  陳遠目光遺憾地看著面前的一大堆空瓶,要是再有一些,他的傷勢就會再好一些了。
  “咦?”
  陳遠突然扭頭看向庫房大門出,那里,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音傳來。
  “有人來了?”
  陳遠目光一閃,隨手整理了一番雜亂的地面,縱身一躍,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咔嚓!
  一聲鎖被鑰匙打開的聲音清晰傳來,吱啦一聲,大門直接被打開。
  兩個穿著青河幫服飾的幫眾抬著一個擔架緩緩走了進來。
  “這是?”
  陳遠目光一凝,擔架雖然有著白布蓋在,但清晰的可以看出是一個人的模樣。
  不過把人抬到庫房里來干嘛?這里又沒有大夫?陳面色有些疑惑。
  緊接著,兩人挑了一個空曠的位置將擔架放了下來,一人去將大門合上,另一人則是把白布徹底掀開。
  一個渾身赤裸地女子出現在了陳遠眼前,但陳遠卻絲毫沒有在意這個,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女子的面孔。
  那蒼白無比,失去血色的皮膚以及雙眼圓睜的樣子,完全透露出她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難不成?”
  看到女子有些秀氣的臉龐已經姣好的身材,陳遠臉色有些難看,難不成這兩個幫眾想要干那啥?
  果不其然,兩個幫眾看到女尸后便低身將頭顱埋在女尸身體當中。
  看到兩個大活人對一具尸體干那啥,陳遠頓時有些反胃。
  剛想下去打暈二人時,下面的舉動讓陳遠的眼中閃過一絲驚駭……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