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橫推大千世界 > 第五十四章感染

第五十四章感染


  咔呲咔呲!
  一陣陣咀嚼的聲音傳來,讓人聽的毛骨悚然。
  砰!
  左邊的幫眾頭顱抬起,似乎在拉扯什么,砰的一聲,用力過猛直接撞到了后面的柜子上。
  “這是!”
  陳遠瞳孔一縮,清晰地看見了那幫眾滿臉的鮮血以及口中的血肉。
  “難不成?”
  看到幫眾掙扎地站了起來,陳遠面色難看,直接看向地上躺在的女尸。
  果不其然,腰間滿是鮮血,一大塊血肉憑空消失不見,明顯是被兩個幫眾啃食了下來。
  吼!
  摔倒的幫眾看到同伙賣力的啃食血肉,不滿地叫了一聲,一口吞下口中的肉條,也準備過去搶奪是食物。
  畢竟最近食物都快被吃光了,餓了這么久,好不容易藏了一具,可得好好吃飽一頓。
  轟隆~
  就在幫眾爬過去準備啃食女尸的時候,一道閃電直接劃破虛空,照亮了大地,當然也包括了房頂上被打出一個大洞的庫房。
  緊接著,一陣陣巨大的雷聲響徹云霄,將幫眾整的有些懵。
  咋回事,怎么閃電會照到這里來?
  幫眾有些疑惑,長久地啃食血肉使他的神智有些模糊了。
  突然間,他一抬頭,突然看到頭上的一個大洞,淅淅瀝瀝的雨滴落在不遠處。
  哦,原來是從這里發出的光啊。
  幫眾看向大洞,撓了撓頭,癡癡的笑了笑,口水混合著血水流了下來,滴落在地面上。
  “喂,阿偉,你來看……”
  幫眾轉過頭顱,向告訴自己的同伙,突然間一愣,原本正在賣力啃食尸體的同伙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倒在了地上,睡著了一般。
  “咋回事?”
  幫眾疑惑地撓了撓頭,突然雙眼一直,身體軟軟地倒了下去,跟自己的同伙一樣。
  身后,陳遠默默收回手掌,雙眼看著地面上兩個幫眾,目光閃爍。
  他是沒想到這兩個人竟然會做出如此喪心病狂有倫天理的事情,恐怕這兩人已經不是人了。
  陳遠用玄鐵刀扒開面前幫眾的口腔,一股血腥的氣息傳來,無數顆尖利的牙齒不規則的分布在口腔中,看起來十分恐怖。
  “果然已經變異了。”
  陳遠面色凝重地想到,這些牙齒變得細小尖利的事件他在衙門的案件譜中看過。
  一般是由于碰觸到了某種鬼怪,被感染變成的,而且被感染的血液也有著感染他人的作用。
  這種感染是無解的,一般人被感染了之后,神智會逐漸喪失,而且對血肉十分渴望,尤其是人的血肉。
  他估計這個據點之所以沒有幾個人出來走動,估計是被那些感染的人吃光了。
  當然只要成為易筋境武者,產生的內息就足以將病毒消滅。
  但以這個據點的大小來講,有易筋境武者的可能不大。
  “咦?這是什么?”
  陳遠緩緩思索著,突然發現眼前的幫眾胸前有著一處凸起,眼神疑惑,上前一步彎腰掏出了一張白色的羊皮紙。
  “這是……地圖!”
  陳遠看到羊皮紙上的圖案以及各處標志,心中驚訝無比,他一開始就是想到這個據點問路的,現在得到了地圖自然不錯。
  “該走了。”
  陳遠拍了拍手,將眼前幫眾的衣服扒了下來,穿在自己身上。
  雖然眼前的幫眾也算高大了,不過相對于陳遠來講還是有些矮小,衣服勉強能穿,只不過有些地方已經快要脹破了,尤其是襠部。
  “將就著吧。”
  陳遠苦笑了一聲,將地圖放進胸口,目光看向地面上的女尸。
  血腥味已經傳出去了,即使有著雨天的阻礙,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有被感染的人來到這里,他可不愿意在這久留。
  隨手掐斷地上兩人的脖子,陳遠縱身翻上房頂,直接消失在黑暗當中。
  沒多久,庫房的大門被粗暴的撞開。
  四個人影走入其中,動了動鼻子,隨著血腥味找到了地面上的尸體,眼中露出一絲貪婪的神色……
  夜晚很快過去,清晨的空氣格外的清新,小雨淅淅瀝瀝地下著,讓人覺得給外的舒適。
  “啊~“
  陳遠伸了個懶腰,從一堆干草上緩緩站立起來,雙眼看著外面的景色。
  下雨的夜晚趕路不是一個明確的選擇,不說有可能出現的鬼怪,光是黑暗就是趕路的大大提升。
  陳遠早就想找個地方休息一下了,畢竟是誰高強度戰斗了一天都會累的。
  “這于這個地方。”
  陳遠看著四周的干枯樹皮,昨天晚上路過一個樹洞,這么好的休息的地方他自然不會放過。
  至于樹洞的主人?陳遠神秘地笑了笑,自然是“請”它出去走一走了。
  “好了,也該回去了。”
  陳遠目光一閃,掏出地圖打開看了起來。
  他現在的地方大概是處于溪谷東邊,陳遠指了指地圖上的一處小角落,至于臨川縣城,則是在他的左下方。
  “好在,不算太遠。”
  陳遠看著兩者的距離,松了口氣,這段路趕一趕地話,傍晚應該就能到了。
  收回地圖,陳遠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
  至于路上會經過的青河幫據點,他都一一繞過了,畢竟誰知道會不會于他之前遇到的據點一樣被感染。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殺這種被感染的人,不會得到陰力點,這點在昨天他掐斷那兩個幫眾的時候已經測試過了。
  時間很快過去,黃昏下的臨川縣城依舊十分繁華,可是與數月前相比就冷清許多了。
  城門處,一列列馬車排隊準備進入城內。
  “快點,都快點!”
  守門的守衛罵罵咧咧,手中的長槍時不時指向馬車。
  “最近這活真是個苦差事啊。”
  一個守衛看了看天色,搖頭嘆息道。
  “怎么了大哥?這守城門的活一向不都是油水很足嗎?”
  旁邊一個明顯年輕一些的守衛聽到此話,湊過來疑惑地問道。
  “你是新來的吧?”
  老守衛看了一眼旁邊的年輕守衛,搖了搖頭說道。
  “這職位以前的確是油水足的很,但現在城內城外都亂起來了,看城門這活可比以前危險的多了。”
  “這話這么說?”
  年輕守衛一愣,急忙問道,右手偷偷遞過去一兩銀子。
  那老守衛看到銀子,連忙伸手接了過來放進胸口,咳了咳說道。
  “既然你這么有誠意,那么我就跟那就講一下吧。最近這臨川縣開始雞飛狗跳的,青河幫和衙門都是忙來忙去,聽說啊……”
  老守衛故作神秘,低了低聲音,湊到年輕守衛耳邊輕輕說道。
  “有著好多只鬼怪作祟呢。不是一只,是好幾只!”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