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真是非洲酋長 > 59.發電機

  隨著生命泉霧的消失,多數鳥兒都飛回生命樹上,只有那群響蜜鴷又沖他飛來。
  楊叔寶還記得被這鳥拉屎在肩的教訓,見此他立馬發動車子跑了。
  老子反應快,他得意洋洋的想道。
  一去一回很耗費時間,太陽開始下山了,往常這時候他會坐在屋頂看日落,但這玩意看多了也沒什么意思,今天他騎著偏三輪在地盤上巡視起來。
  之前他總是以為自己地盤上沒多少動物,其實還是他缺乏一雙發現動物的眼睛,草原上大動物沒有小動物卻不少,被三輪發動機驚動先有幾只草兔跑了出來。
  這是非洲草兔,它們的樣子改變了老楊在國內時候對兔子的觀感。
  國內不管寵物兔還是野兔都是小短腿蹦啊蹦,這草兔卻有四條大長腿,其中后腿更是比前腿長了幾乎一倍!
  如果不是它們那標志性大耳朵,楊叔寶還以為自己看到了幾頭小羚羊:
  草兔不像寵物兔那么胖,長得很削瘦,又有四條大長腿所以粗看上去真跟小羚羊很像。
  掠過長耳朵的草兔后他又看到了一只拖著大尾巴的小老鼠蹲在不遠處盯著自己,它的身體兩側長著白色條紋,這是條紋地松鼠。
  非洲地松鼠不像它的其他遠親一樣喜歡待在樹上,它們不會爬樹,就會在地上鉆洞和奔跑。
  地松鼠很少,他開著車跑了好一會也就看到兩只。
  豬和羊不少,它們在放豬犬和牧羊犬們的監督下老老實實的尋覓牧草進食,吃的還挺開心。
  沿著河流往上走就看見了辛巴的獅額娘沙碧,經過這幾天的恢復沙碧的健康狀況有所恢復,它開始嘗試著追捕草兔。
  這注定是一場有始無終的狩獵,獅子奈何不了草兔。
  不說速度和耐力之類,草兔很擅長拐彎,獅子體重太大慣性大,草兔拐起彎來就跟AE86玩漂移似的,賊6。相比之下獅子就是主戰坦克,人家兩個漂移就能把它給漂飛。
  另外野兔體型小,很擅長借助高雜草和灌木叢隱蔽自己,這次沙碧就是追著追著發現兔子不見了。
  它茫然的環顧左右,但沒有找到兔子而是看到了蹲在偏三輪車廂里的兒子。
  看著無所不能的額娘被一只兔子戲耍辛巴驚呆了,它的眼睛瞪大一眨不眨,一時之間跟石化了一樣:三觀碎裂!
  獅子是很有自尊心的動物,所以它們族群里面有等級高低之分。
  沙碧顯然知道兒子這么盯著自己是什么意思,它一路小跑過來叼起辛巴扔在草地上就用爪子拍了一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
  這不是楊叔寶戲精多想,而是母獅子維護自己威嚴的手段,在獅群里一旦母獅捕獵失敗,它們回來后經常會收拾小獅子來撒氣。
  所以小獅子短命是有原因的。
  楊叔寶怕沙碧待會也來拍自己,他估計自己打不過恢復健康的雌獅,便趕緊擰油門跑路了。
  辛巴見座駕離開趕緊爬起來去追,結果追了兩步被額娘給追上又摁進了草叢里。
  現在不需要調查、不需要試驗、不需要寫論文,楊叔寶整天都是空閑,但太空閑了會無聊,于是他就把每一頓飯當成重中之重。
  昨晚榨的豬油和油渣有剩下,楊叔寶又烙了兩張豬油大餅,同時把油渣用辣椒醬給拌了一下,然后他突發奇想將剛摘的大象草嫩芽放入其中一起用紅綠辣椒碎給炒了一通。
  油渣遇熱出油,不管辣椒碎還是草芽都被潤的油光發亮,紅綠黃三色互相映襯,油渣香與紅椒辣纏繞在一起,色香味俱全。
  他用大餅卷起了辣椒炒油渣,一口下去真是又辣又香!
  吃飽喝足然后就要準備睡覺了,養在草地上的豬們很羨慕這種生活,它們還得到處轉悠著去找可口的牧草。
  放豬放羊的狗子們也羨慕這生活,它們活在一頭雌獅的尿騷味里,每天撒尿拉屎還得狂奔一公里才行,否則雌獅一旦嗅到身邊有其他動物的屎尿味就會用舌頭舔著嘴唇過來散步。
  對豬羊狗來說,這是踩著刀尖活命,它們腦袋就拴在獅子嘴邊。
  楊叔寶不想那么早睡,于是他就折騰起來,把床鋪挪到了靠窗戶的地方,然后趴在窗臺上一邊看星空一邊慢慢的琢磨。
  沒有電的日子太難過了,而且以后他要修路這應該也需要電力,于是他決定去買一臺發電機,柴油發電機,這玩意兒南非很多,價格應該不貴。
  賣鉆石的錢剩下的不多了,大拉桿箱里的錢和黃金他不想動。
  老楊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好歹是個黨員,有操守有底線,當然主要是他怕這錢花出去會有麻煩,他是個謹慎的黨員。
  拉桿箱里多少錢他沒數,但肯定是幾百萬,里面所有鈔票都是兩百額度,一沓就是兩萬塊,一米多高的拉桿箱可不止能容納一百沓。
  夜空中有一些星辰很亮,可惜他是植物學專業,否則換成一個天文愛好者來這里肯定能高興的抓狂。
  他正對著星星發呆,兩只鳥一前一后猛的飛了進來,一鉆進屋子開始叫:“嘰嘰喳喳!”
  老楊立馬燥的不行了:“滾蛋,睡覺!”
  情侶鸚鵡又飛了出去。
  第二天他讓三個精靈先平整路面,然后自己去找麥森。
  他推開門說道:“理查德、茜茜,早上好,你們吃什么早飯呀?給我弄一碗,不,三碗吧,有點餓了?!?br/>  看見他出現茜茜立馬眉飛色舞:“哈,你來了?快快快,快坐下,沒吃飯是嗎?收到,煎蛋、煎培根、牛奶麥片還有炸腳,怎么樣?”
  楊叔寶狐疑的看著她說道:“你情緒怎么回事?”
  茜茜不回答,她似乎生怕楊叔寶跑了,進廚房端飯的時候還時不時的探出頭來看看他。
  麥森打著哈欠從樓上下來:“早安,伙計,你起的真早——嘿,你來了?OK、OK,你等在這里別動彈,OK、OK?!?br/>  看著他臉都不洗就跑了出去,楊叔寶狐疑的問道:“怎么回事???”
  茜茜不告訴他答案,過了一會麥森回來答案也出現了:他帶著一個身材豐腴的黑人姑娘一起回來的。
  “阿麗莎,我把楊交給你了,你跟他好好聊聊吧?!绷粝逻@句話麥森跑進了廚房,然后扒拉著門口進行暗中窺探。
  很快他腦袋下面又出現一個腦袋,是茜茜,兄妹兩人一臉興奮。
  楊叔寶呢?他一臉懵!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