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真是非洲酋長 > 60.姑娘阿加莎

60.姑娘阿加莎


  面對含蓄微笑的黑姑娘,老楊也露出微笑,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滿頭霧水的微笑。
  黑姑娘抿了抿嘴對他伸出手說道:“你好,楊,我叫阿加莎,很高興再見到你,這些天你過的好嗎?”
  再見到?我們之前見過嗎?
  楊叔寶一邊皺眉苦思一邊握住姑娘的手,皮膚可真滑溜:“你好阿加莎,在這里見到你我同樣很高興,這幾天我過的,嗯,一言難盡,事情很多,你呢?”
  阿加莎對他歪了歪頭道:“我、我也是,其實我并沒有遇到很多事,你知道的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招待客戶,但我心里想了很多,很高興遇見你?!?br/>  楊叔寶道:“對,我也很高興能遇見你?!?br/>  問候語循環回來,兩人互相對視著大眼瞪小眼,一時之間又沒話說了。
  茜茜看不下去了,她端著一盤煎蛋風風火火走出來說道:“這是早餐,阿加莎,楊為你點了一份愛心早餐,希望你喜歡?!?br/>  這是要我付錢嗎?老楊盯著她看,感覺自己陷入消費陷阱里了。
  他曾經有個朋友在大學時代認識了個美女網友,然后兩個人線下約見,美女選了一家茶餐廳,她長得確實特別美,然后老楊陪她一起喝了一壺茶吃了些點心一共花了一千五。
  但這次事情不一樣,茜茜讓他死的明白:“阿加莎昨天下午來到了店里,她是一路打聽過來的,可惜你沒有出現,她本想趁夜去找你,不過被我勸下了,你那里有一頭獅子?!?br/>  “不是一頭,兩頭?!睏钍鍖毤m正道。
  茜茜揮手在他肩膀上來了一巴掌:“我現在說的是幾頭獅子的事嗎?我想告訴你阿加莎為了找你做了很多努力,你真是個幸運的家伙?!?br/>  麥森湊到老楊耳畔低聲說:“周日篝火活動,這姑娘對你一見鐘情!”
  回憶與現實終于重合了起來,楊叔寶恍然道:“你是、你是那個籃球女孩?”
  當時天色黑全靠一個篝火照明,所以雖然跟他搭訕的女孩給他指示過阿加莎,但他沒怎么看清阿加莎的樣子,印象不深刻。
  阿加莎微笑道:“對,我喜歡NBA、湖人隊和詹姆斯?!?br/>  楊叔寶頓時遺憾了:“可惜我不喜歡湖人更不喜歡詹姆斯,我不看NBA,那就是一場秀而不是比賽,我看的是歐洲聯賽,肌肉相撞、內線博弈,那才有體育魅力……”
  “你到底怎么回事?現在是討論籃球嗎?”茜茜不耐煩了,“阿加莎來找你談戀愛的,不是談籃球?!?br/>  黑人姑娘多火辣多情,敢愛敢恨,但阿加莎比較靦腆,她急忙解釋道:“不不,茜茜,我是想跟楊認識一下,我很喜歡中國文化,我想認識一個中國朋友?!?br/>  楊叔寶急忙說道:“那我們現在認識了,來來來,吃飯吃飯,我餓死了?!?br/>  麥森當胸給了他一拳并對他擠眉弄眼:“確實得吃飯,吃飽飯才有力氣干別的,對嗎?”
  “對,我今天想跟你去舊貨市場買一臺發電機和一些冰柜之類的東西,這確實挺耗費力氣的?!?br/>  “可我還要做生意??!”
  “你這里有個屁的生意?!崩蠗罟?。
  麥森環顧空蕩蕩的餐廳,無言以對。
  雞蛋煎的很嫩,用刀切開后有奶油般的蛋黃往外流淌。
  但楊叔寶吃不了這種嫩雞蛋,他喜歡吃老一點的,于是他專攻炸角和培根,另外配了一碗牛奶麥片,吃的又香又甜。
  吃完飯結了賬,他禮貌的對阿加莎點頭微笑,然后拖著麥森離開。
  麥森坐在偏三輪上一臉郁悶:“我感覺我就像意大利鬼子?!?br/>  楊叔寶說道:“確實挺像的,咱們去哪里的二手市場?前兩天我打聽過赫盧赫盧韋的二手市場規模有點小對嗎?”
  麥森卻忽然興奮起來:“先別說什么二手市場,這妞怎么樣?我昨天跟她聊了聊,她是個很老實的姑娘,我估計她還是個雛,嘿嘿嘿嘿嘿?!?br/>  楊叔寶說道:“別說下流話,兄弟,我們不應該對一個好姑娘評頭論足?!?br/>  麥森說道:“我不是對她評頭論足,我在給你參謀,她看上你了,你的好日子要來了?!?br/>  楊叔寶苦笑道:“別胡說,她沒有看上我,我的好日子也沒來?!?br/>  他正要發動車子離開,一輛大摩托從對面呼嘯而來。
  車速很快,在老楊看來剎不住的那種。
  車主一身黑色皮衣,她握著車把身體前傾,皮衣緊繃好像爆裂開來一般。
  麥森立馬激動的在車斗里站了起來,他對著摩托車猛吹口哨。
  摩托車迅速開過,他遺憾的坐下說道:“好大的球,我敢說這絕對是個辣妞,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我喜歡辣妞,這真酷,我愛死她了?!?br/>  楊叔寶說道:“那你坐穩了,我帶你去追她?!?br/>  麥森了解他性格,頓時哈哈大笑:“你敢去追她那我就敢辦她,你只要追上她我就在你面前把她給辦了?!?br/>  然后他傻眼了。
  楊叔寶真掉頭去追,而且那摩托車經過他們后開始減速,偏三輪真追上了!
  麥森坐在車里一動不動。
  楊叔寶問道:“你剛才說什么來著?”
  摩托車主伸出大長腿撐住車子,她雙手摘下黑色頭盔順勢甩頭,一條烏黑的大辮子如長鞭般在陽光下甩了半圈又滑了回來。
  這是維洛伊卡,臨期超市的女老板,剛才楊叔寶看球認人,兩人交錯而過的瞬間他認出了車主的身份并猜到了對方一大早來鎮上的緣故,她是來買狗的。
  維洛伊卡也認出了他來,所以才中途減速,本來她想開到花店去找妮可。
  偏三輪開過來,維洛伊卡撫摸著豐腴大腿外的槍套盯著麥森說道:“剛才你對我吹口哨來著?”
  麥森懵了,他不明白向來內斂害羞的楊叔寶怎么會突然變得這么生猛,于是他呆呆的看了看維洛伊卡的胸胸又看了看她的臉,然后比劃著張開嘴:“啊巴啊巴……”
  維洛伊卡狐疑的歪了歪頭:“聾啞人?那放你一馬?!?br/>  她又對楊叔寶點點頭說道:“你明白我來找你的目的,是吧?”
  楊叔寶點頭道:“對,你想要一條羅威納是嗎?”
  “帶我去選狗?!本S洛伊卡直截了當的說道。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