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國民藝術家 > 27、被盯上了

27、被盯上了


  趙大河壓根就不信趙小康這個小王八蛋敢不上班去喝酒,鉆進臥室一看,只見房間里面凌亂的跟特么狗窩一樣,這倒符合自家兒子一貫的作風。
  “有個屁的人。”趙大河冷哼一聲,罵罵咧咧地走了出去,壓根不去理會老孫頭的“胡鬧”。
  房門被關上后,趙小康仍然不敢出來,他唯恐老頭子殺個回馬槍,愣是在床下又多呆了十分鐘,這才一臉狼狽地爬了出來。
  大丈夫能屈能伸,趙小康心里面姑且這般的安慰著自己。
  其實鉆到床下面也并不是沒有一點收獲,至少找到了五塊錢。
  至于這五塊錢什么時候掉到床下面的,他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鉆出來后,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到了自己面前,那就是自己不可能一直躲在房間里面,自家老頭子基本上晚上沒有外出的習慣,喝著濃茶,看著電視或報紙,中間除開上廁所外,他能一直呆到晚上九十點鐘。
  老趙頭異于常人的生活習慣,讓他不由得在心底感到一陣后怕,這特么自家在三樓,又安裝了防盜網,根本無法逃脫這個房間。
  想了想之后,他決定等軍軍回來,讓軍軍去幫他。
  六點鐘的時候,軍軍像往常一樣準時推門而入,趙小康趕緊沖著軍軍做了個“噓”的手勢,接著晃了晃手中的五塊錢。
  軍軍一看這架勢,頓時明白了。
  他干這種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趙小康一番小聲地面授機宜后,軍軍點了點頭,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姥爺,我剛才看見孫爺爺了。”
  老趙頭一聽“孫爺爺”三個字,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這個該死的老孫頭,一天凈跟自己作對。
  “狗屁孫爺爺,老孫頭。”趙大河哼道。
  “對,老孫頭。”軍軍嘿嘿一笑,“他好像在街心花園那里組織著你的隊友們開會呢。”
  “啥?”老趙頭瞪大了銅鈴般的眼睛看著軍軍。
  軍軍再次重復了一遍。
  “這個老孫頭,肯定背著我搞鬼,我倒要看看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老趙頭說完之后,便是氣呼呼地走了出去,臨走的時候,甚至都沒有跟家里人打招呼。
  軍軍跟著他下了樓,見著姥爺果然上當,立馬跑回了家,給趙小康通風報信起來。
  趙小康也趕緊溜了出來,在外面躲了二十分鐘,感覺到差不多后,這才假裝下班回家。
  原本以為老頭子早就回來了,誰料等他假裝回到家里之后,居然發現老頭子還沒有回來。
  “媽,我爸呢。”說這話的時候,趙小康還是有些心虛。
  陳桂香一臉疑惑地走了出來,看著空蕩蕩的沙發,也是一臉的茫然,“對啊,人呢。”
  “氣死我了。”就在這時,只見趙大河雙手背在身后,一臉氣呼呼地走了進來。
  “咋啦,老頭子?”陳桂香趕緊問道。
  “咋啦,還不是那個老孫頭,哼,剛才我見著他,你猜他怎么了?”趙大河臉上的肥肉都在顫抖起來。
  “咋啦?”陳桂香不解道。
  “他說他二女兒找了個作家,你說氣人不氣人。”趙大河大聲道。
  “作家又不是銀行家。”陳桂香小聲嘀咕道。
  “你啊,跟我一樣,就是沒文化,啥叫作家,你懂不?”趙大河見著自家老伴兒一臉的不以為然,也是顯得相當無可奈何。
  “不就是寫東西的嗎?”陳桂香白了他一眼。
  “作家那是文化人的象征,老孫頭這王八蛋不就是說我的三個子女沒啥文化嗎?”老趙頭氣呼呼道,“這口氣我趙大河咽不下去,小玲,我家小玲必須得找一個作家。”
  “你這老頭子,活了一把年紀還跟小孩一樣,咱家小康也是寫東西的,不也沒啥文化嗎?”陳桂香安慰道。
  老趙頭一聽,聯想到前兩天小康這小王八蛋竟然把軍軍都給帶進溝里后,更是氣不過,“他寫的能跟人家寫的比嗎?”
  趙小康聽了自家老頭子對自己的評價,心里面委屈至極,然而他卻是隱忍不發。
  “我覺得寫東西這玩意兒也要看天賦,別看小康不過是中專生,但是從小就會講故事,這會講故事的人,你讓他寫,沒準他就能寫出來。”陳桂香道。
  “懶得跟你扯了,頭發長,見識短。”趙大河揮了揮手,一屁股坐在了沙發里面。
  趙小康剛準備回房間,不料卻是被他給叫住了,“你注意點啊,老孫頭都注意到你了。”
  趙小康“一愣”,倒是樂呵起來,“這老孫頭注意到我干啥啊?”
  “他不是找平衡嗎?”老趙頭冷哼一聲,“這老東西潛入我們組織內部,就是想搞分裂,搞破壞,虧得我手下有一幫老兄弟們,要不然,他的陰謀還真的得逞了。”
  “這老家伙,一看就是電視劇里面演的反派人物,活不過兩集。”趙小康邊說邊溜進了房間里面。
  一進房間,只見老姐趙繼紅一臉鐵青的守著軍軍做作業,軍軍在母老虎的管教下,自然是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像是個機器人一樣。
  趙小康也懶得說話,一屁股坐在了電腦面前,登錄郵箱,把自己的文稿給師父王義發送了過去。
  不多時,他便是收到了王義的回復。
  鎮定下來心神,趙小康抓緊時間地敲打著鍵盤,就連吃飯的時候,都是匆匆扒了幾口,接著便是又投入到了創作之中。
  心情決定效率,這話一點也不假,成功拜武俠名家王義老師為師,師父更是親口便是要為這本書談一個好價錢,趙小康只覺得自己面前是一條用黃金鋪筑的大道,寫起小說來,渾身都是勁。
  凌晨一點鐘,收尾,完成兩萬多字。
  ……
  第二天,興奮的他起來了個大早,先是坐在電腦面前碼了個把小時字,然后見著時間不多了,喝了碗稀飯,急急忙忙趕到出租屋那里,又開始了一天的碼字。
  直到下午五點鐘結束的時候,他揉了揉眼睛,檢查了一下,今天居然寫了三萬字。
  照這個速度,興許都要不了一個半月,也就二十來天,他就能完全搞定了。
  晚上順子又請客,在廠區附近最好的菜館,聽他說話的口氣,看來最近是發財了。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