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這個修士真不凡 > 第四章 不凡筑基與風流的老二

第四章 不凡筑基與風流的老二


  “師尊,您什么時候教我修煉?”甄不凡已經開始迫不及待了。
  哪個男人不想自由在空中馳騁?
  誰人不想長生不老,得道成仙?
  “別急,先進來拜一下祖師爺。”恒一真人笑道。
  兩人進入了別墅之內。
  恒一真人取出了一幅畫像掛在墻上。
  畫像上是一個俊美非凡的年輕人,他長發飛揚,劍眉星目,背負一把長劍,一股凌厲的氣勢仿佛要破開這片天地。
  那種唯我獨尊,睥睨天地的氣質讓甄不凡自然而然地生出一種敬意。
  “這是你的祖師爺,逍遙劍仙,為師能夠達到今日的成就,就是因為得到了他的傳承。”
  “傳說他是十萬年前修真界超級宗派蜀山的掌門人,雖然我未曾見過他老人家一面,可心中早已認他為師,希望有朝一日在仙界能真正拜入他的門下。”
  恒一真人頗為感慨地說道。
  “你跪下,磕上三個響頭。”
  甄不凡當即跪了下來,砰砰砰地磕了三個響頭。
  “為師雖然身為天雷宗之人,但一身本事都是來源于逍遙劍仙,他日你進了天雷宗,也要切記不能忘了自己的師承。”
  甄不凡表情嚴肅,道:“師尊放心,弟子銘記在心。”
  恒一真人將畫像收了起來,道:“為師這就傳你修行之法。”
  “你可知你為何經常需要吞噬雷電,而我又為何選中了你作為傳人?”
  甄不凡搖了搖頭,對于自己的情況,他這么多年一直找不到答案。
  恒一真人繼續道:“因為你是十萬年難得一遇的先天雷靈體,極為罕見的修煉奇才,而你們地球現在靈氣幾乎斷絕,你的體質想要成長起來需要龐大的能量,所以才會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吞噬雷霆,以滿足自身所需。”
  甄不凡恍然大悟,困惑了他多年的謎團終于被解開。
  恒一真人取出了一堆晶瑩剔透的石頭,道:“地球上靈氣斷絕,你只能用這靈石來修煉,現在為師便傳你我們這一脈的傳承功法——《青蓮劍訣》”
  甄不凡認真聆聽,將恒一真人的功法講解一一銘記在心。
  ……
  三個小時后,盤坐在陣法內的甄不凡體內已經產生了一絲真元,讓恒一真人頗為滿意。
  甄不凡這么快便能對功法有所領悟,修煉出了真元,這說明他的悟性也是萬中無一。
  這也跟他的先天雷靈體分不開關系,他的身體經歷了這些年雷電的洗禮,早已經易經伐髓,經脈通達,為筑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此時有了足夠的靈氣,輕而易舉便跨過了練氣期,直接摸到了筑基期的門檻,相信用不了幾天便能跨過哪一步,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真者。
  恒一真人滿意至極,囑咐甄不凡自行修煉后便出了門去。
  他要去探索一下這顆古怪的星球,也順便尋找一下離開的方法。
  甄不凡不知道恒一真人已經離開,此時他已經全身心進入到了修煉之中。
  那一絲真元誕生之后,他的身體便如缺了口的堤壩,隨著功法的運轉,那靈氣如洪水般涌入他的身體,被吸收煉化。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各處竟也有不少雷電涌出,加入到了靈氣大軍中。
  這突然暴漲的能量讓甄不凡觸不及防,他急忙停止吸收外界的靈氣,全力煉化起體內的混合能量起來。
  龐大的能量在他全力運轉功法下,開始變得溫馴,被煉化成為自身的真元力,匯聚到了丹田之中。
  一個極小的漩渦悄然出現在他的丹田之中,這漩渦越轉越快,甄不凡煉化的真元一下子便被全部吸了過去。
  頓時,一股渾身空蕩蕩,熟悉的饑餓感再次傳來。
  “難道…這是…”
  甄不凡想起了剛剛恒一真人關于筑基的講解,一下子便確認了自己的狀況。
  他要真正踏入筑基期了。
  此時,他再也無所顧忌,青蓮劍訣功法全力運轉,瘋狂吸收靈氣,隨后進行煉化。
  隨著這個小漩渦的出現,他發現煉化靈氣的速度居然提高了一大截。
  一個小時后,恒一真人用來布置陣法的三顆靈石徹底消耗殆盡,化為了石粉。
  甄不凡慢慢停止了運功,此時他丹田內,那漩渦已經停止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種子形狀的虛影。
  “這便是蓮子虛影了。”甄不凡心有所悟。
  蓮子虛影成,便算是踏入了筑基期,真正走上了修行的道路。
  “真是神奇。”甄不凡感嘆。
  此時他體內充滿著澎湃的力量,比原來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六覺也變得極為敏銳,千米之外的景物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如同戴上了望遠鏡一般。
  凝神之下,他能感覺到周圍緩緩流動的空氣,整個別墅內細微的聲音都被他聽入耳中。
  就在這時,幾道極為怪異的叫聲傳入他的耳中。
  這聲音中蘊含了驕傲、亢奮、害羞等等復雜的情緒,讓甄不凡一愣。
  這是老二的聲音。
  他突然回想起來,這幾天老二的行為頗為古怪,一反常態,只是之前甄不凡并沒有去理會。
  事出反常必有妖,此時他好奇心起來了。
  老二這段時間究竟在忙活些什么?
  居然不犯二了,也不搞破壞了,這讓甄不凡一下子還真不習慣。
  他站起身來,朝著聲音的方向而去。
  這聲音在后花園方向,而且明顯被故意壓低了下來,要不是甄不凡聽覺大漲,還真發現不了。
  看看你究竟有什么秘密。
  甄不凡好奇心上來了,如同一個玩冒險游戲的小孩子,那即將揭開神秘面紗的心情既興奮,又期待。
  他收斂自身氣息,輕手輕腳地來到最后一道門前,悄悄探頭望了出去,可眼前的一幕卻讓他當場愣住了。
  只見他養的那只老二,一只哈士奇,此時正姿勢怪異地躺在一張躺椅之上,而它的身邊正圍繞著三只母狗。
  分別是兩只金毛和一只薩摩耶,正在賣力地舔著老二身上的毛發,還時不時咬幾下。
  “嗷嗚~嗷嗚~”
  老二發出舒爽的叫聲,臉上的表情十分滿足。
  甄不凡整張臉都黑了下來,這家伙經常玩失蹤,原來是躲在這里風流快活。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好的不學,偏偏學壞的。
  甄不凡哭笑不得,不過這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這家伙不會再整天想著搞破壞了。
  他不禁有些感慨,當初那個剛出生,連眼睛都沒有睜開就拼命爬出來要跟他走的小家伙,現在都已經長大了。
  要是再搞出一堆小老二,那這個家可就熱鬧了。
  甄不凡沒有去打擾老二的好事,悄然后退。。
  他看了眼天色,此時已經到了傍晚,他才想起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吃飯,肚子忍不住咕咕地叫了起來。
  聽說西街開了家不錯的火鍋店,正好可以去嘗一嘗。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