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炎之夢 > 第三十三章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第三十三章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三人還沒走攏,有人對出下聯,卻是一個女人聲音道:“雨雨風風花花葉葉年年暮暮朝朝?!边@聲音好熟悉,老子在這兒沒熟人???
  “好!”眾人齊聲喝彩,這個聯子確實好,出的好,對得更妙。眾人方才沉浸在對聯中,也沒在意有人過去,這時才反應過來,剛才那個對出下聯的轉過身來,于志成一看,兩人齊聲驚道:“是你?!”
  那女子先發問道:“于公子怎會在此?!?br/>  于公子道“哦,蘇大人特命在下前來拜會蘇公子與大小姐,如玉小姐你好哇,你也來踏秋嗎?”
  那女子正是嚴顏的大小姐嚴如玉,當下也是見禮道“小女子來成都府游玩,昨日拜會蘇伯伯,今日卻被蘇小姐拉來秋游,這才在公子面前獻丑,還望公子勿要見笑。這兩位姐姐是?”
  于公子道:“哦,來來來,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白衣服這位比仙子還漂亮三分的正是區區在下的夫人,姓蕭,名若瑄;黑衣服這位和我家瑄兒一樣漂亮的,是夫人家姐,也姓蕭,名若涵;在下于志成,人稱成哥?!?br/>  就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這人臉皮也不知怎么長的。嚴小姐掩嘴輕笑,也不知咋的,心中卻是有些酸楚。
  若瑄與若涵兩個小臉紅得一塌糊涂。
  “嗚!~哇!~”突然一聲驚天慘嚎!成哥腰間一左一右兩塊肉同時被揪起,旋轉五百四十度。
  眾人一陣驚悚。
  又一個女子站出來道:“公子莫非就是名滿益州的第一家酒樓的東家?”
  說話的這位也是齒如扇貝,瞳若星辰,丹鳳眼,柳葉眉,白衣飄飄,吐氣如蘭,禍國殃民,妙不可言。
  這廝痛得正當時,見了如此美女才沒張著大嘴流口水,咧著嘴道:“嘶!~嗨喲!~在下家庭地位不高,實在不好意思,讓這位美女見笑了。在下要糾正兩個事啊,這個名滿益州的是第一家酒樓,不是在下,二則在下也不是東家,在下只是個打工的,大東家是在下的夫人林翠兒。哦,對了,不知這位小姐貴姓???”
  “小女子姓蘇,名婉,見過于公子?!蹦敲琅话莸?。
  “哦,原來是蘇美女,你好你好……,咦?蘇婉?你是蘇大人家的千金?”
  蘇婉道:“小女子正是?!?br/>  于志成拱手道:“幸會幸會,蘇小姐果然國色天香,實在是人中之鳳啊?!?br/>  蘇婉也是小臉微紅道:“卻也不如這兩位姐姐比仙子更勝三分?!?br/>  于志成道:“一樣的一樣的,四位姐姐站在一起,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不分上下,各有千秋啊。如玉小姐善聯,天下皆知,連小弟酒樓中字數最多的聯子都是如玉小姐對的;若涵小姐英武不凡,更勝須眉,一看就知道三五百個小弟這樣的都打不過;蘇小姐更不用說了,秀外慧中,溫文爾雅;夫人善詩,中秋詩會把她相公都弄得差點下不來臺?!?br/>  這廝淫蕩的想到:要是那三個一起弄回家……,嘿嘿。
  見這廝目光不正,出口花哨,三位美女心中形象大跌。其實成哥也是冤枉,對于女人的美,他是實心實意的贊揚,并沒有別的邪念。若瑄不用說,是中了這廝的毒,倒把這通歪理聽進心中,甜得不行。
  這回四個都紅了臉,一起啐一口。羞了半天,還是嚴如玉首先道:“公子過獎了,小女子萬不敢當,公子乃是與眾位大儒論道的人物,公子面前,小女子怎敢賣弄?!?br/>  這哪是什么謙虛,這是赤果果的諷刺,只是這廝臉皮厚極,管你什么謙虛不謙虛,一概當做好話聽。心中還憤憤想道:我哪個去,不敢賣弄,敢坑我銀子,一萬兩啊,現在心中還在滴血。這廝明顯是個屬母狗的,只進不出,賺的那二萬多兩已被他選擇性忘記。
  眾人中又一個來見禮道:“在下蘇清風,見過于公子,自爹爹嘉州回來,常提起公子大名,想著怎么也長得像個先生,不想今日一見,公子不拘一格,另有一番風流,實在勝似聞名吶,叫小弟好生敬佩,來來來,我等正興起,請公子指教一番?!?br/>  成哥一瞧,這蘇清風約莫十五六歲,儀表堂堂,眼神清澈,不卑不亢,以他銷售圈子里摸爬滾打好幾年的眼力來看,這個公子確實與眾不同,沒那些翹尾巴的毛病,倒是個耿直人,不愧是蘇大人教出來的。忙還禮道:“蘇公子你好啊,公子儀表非凡,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啊。莫要見外,若不嫌棄,叫聲大哥已是極好?!?br/>  蘇清風是個自來熟,拉著他就往人堆里鉆,一邊說道:“這些哥兒平日里不見有何才學,今日不知怎的,這些公子出的題,小弟一個也答不上來。于大哥來的正好,快快幫小弟撈些臉面?!?br/>  成哥道:“撈魚撈蝦你成哥或可鼎力相助,這面子,如何撈?”
  蘇清風正要說話,蘇婉道:“若是平日里少些頑皮,豈會如今日這般一言難對?”
  家姐批評,蘇清風也不敢應嘴。對于大哥道:“我等今日在此游玩拾景,切莫要誤了時光,大哥快來出個題,也叫這些公子哥兒知曉小弟的靠山?!?br/>  我日,大大的頭疼啊,老子跟你們幾個小屁孩玩什么詩歌對聯的,還不如玩泥巴呢。忙搖頭道:“不行不行,在下不善詩詞楹聯,恐壞了各位興致,你等自樂,在下觀賞學習一番便好?!?br/>  蘇清風笑道:“方才不見大哥謙虛,怎么這時卻恁地扭捏?來來來,我等便先來行個酒令,小弟不才,便來拋轉引玉?!?br/>  說完被了雙手踏出一步道:自古逢秋多蕭瑟。
  “好!”才子中出來一個道:“蘇公子這題開得當時,在下不才,也來接一個:朝陽如夕年復年?!?br/>  美女當前,不能自已,眾才子身怕落在人后,又一個才子搶得先機,站出來道:“在下卻是樂天,便要來悲中作樂:黃葉豈是無情物?!?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