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洪荒誕記 > 第三章 末路才知光明曉,后山方看落木蕭

第三章 末路才知光明曉,后山方看落木蕭


  “一切都裝好了吧?”歐陽蕭態直接問道陸任江。
  “傳國玉璽也要帶走嗎?”陸任江有一股氣,非常想發泄出去。他想罵歐陽蕭態,說她是傻子,是瘋子,是愚蠢的人。但是他又不敢說,畢竟在自己面前的這個人,還依舊是皇上。
  “是的…”簡短兩個字,卻滿是心酸,歐陽蕭態把桌子上的茶杯蓋上蓋子拿了起來。
  忽然大殿外傳來何六德的大叫聲和幾個人的腳步聲。
  “大帝!您要抓緊了呀!何曹風等人已經攻入皇城了!”歐陽蕭態臉色大變,他們怎么可能這么快?路上沒有遇到抵抗嗎?
  “報告大帝,一路的軍官將領已經被歐陽蕭儀買通了,我等護駕到此,為保大帝平安!”說話的,正是跟著何六德一起趕來的兩個人——暮寧江,暮寧雪。
  “你們幾個……”歐陽蕭態已經有點兒想哭了,但現在的形勢告訴他自己必須得堅強。
  “那么就跟上,換一身便服?!贝蟮垡凰﹂L袖,衣服就一起連帶著甩了出去,露出了里面藍布襯底的大褂。
  隨著歐陽蕭態把衣服換好,其他的四個人也就穿上了粗布麻衣,這仗勢,不知道大帝在跑命的人,還以為是家仆跟著一起出去逃難了。
  幾個人加快了步伐上了馬車,五六個伙夫立刻翻身躍上了馬,后面還跟著幾個將士。一行看起來差不多有20多個人的隊伍立刻從皇門逃了出去。
  沒有走多久,歐陽蕭態就看見了一起拼死廝殺的將士們。長箭從天上射下來,“颼颼颼”好像雨水一般,紛紛攪入拼死戰斗勇士們的血身肉體中,無數的人倒下了,而叛亂的隊伍繼續往前進,踏過重重的尸體,就像登山一樣。
  二十多人的隊伍立刻轉向,拐進了一旁的小胡同巷子里。由于人非常多,胡同又非常窄,馬幾乎無法前行,一些伙夫就下了馬,牽著馬的鼻子一直往前走。但是面對鋪天蓋地的炮聲,馬依舊是止步不前,好像前面有黑暗能把它們吞噬一般。
  坐在后面馬車里的暮寧江,翻身一越跳下馬車。他又把自己的杖手暮寧雪也拉了下來,把自己的雙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大聲叫到:“破暗除黑!”像當初對抗叛亂的隊伍一般,那一道藍光又游走在了手杖上,猛然間射向了最前面的那一匹馬。
  被射中的那匹馬長啼,一聲面向天空,四蹄就開始滑動起來。好像不懼怕面前的未知和旁邊的狹隘一般,又領著車隊往前了。
  車隊把這狹長的巷子終于甩在了后面,迎面而來的就是城門。一些無助的平民托兒帶女的就往城門外擠,而馬車隊剛好就遇見了這一盛況。一些還算有點薄產的家庭同樣也是趕著馬車過來的,這二十多人的車隊也就混在了其中,跟著平民的隊伍一起出了城。
  在城門外,眾人終于是松了一口氣。但眼下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不知道,應該去哪里。
  歐陽國肯定是待不下去了,在這里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鳳溪大陸也著實是待不下去了,這次戰爭勢必會擾亂鳳溪大陸的政治和平,那就只能遠走他鄉了。
  歐陽蕭態仔細琢磨了琢磨,發現這件事情太奇怪了。如果自己當初選擇了第一條路,鳳溪大陸會打起仗來。選擇了第二條路,在何曹風攻下了歐陽國以后,如果他歸順了何林國,何林國就會變得更強,就會遭到鳳溪大陸的宗主鳳溪國的攻擊。如果不歸順,何林國勢必又會和新的何曹風政權打起來。與此同時,作為鳳溪大陸的宗主國,鳳溪國也會加入到這次戰爭中。
  向左向右都是打仗,都會造成一灘的亂子??磥?,歐陽蕭儀的目的并不是在于繼承歐陽國的政權,而是為了挑起戰爭。
  想清楚了這一切,歐陽蕭態就知道了下一步的措施。她不能離自己曾經的歐陽國太遠,也不能離得太近。這樣才能最好地了解到當局發生的事情,又不至于引火燒身,殃及到自己。
  “去子文國!”歐陽蕭態果斷地下達了命令。于是二十多人,浩浩蕩蕩的隊伍,往即將滅亡的歐陽國的東邊,一個較近的大陸——千浛大陸駛去。
  往前行駛了許多天,眾人就離開了歐陽國。一路上好像也沒有什么大事情,但歐陽蕭態知道,整個歐陽國的消息已經全面封鎖了。
  果然,剛剛出歐陽國以后,眾人在莫勝國的一家小報亭拿到了今日的鳳溪大陸新聞。
  歐陽國還是滅國了。
  但,正如歐陽蕭態想的一樣,何曹風臣服于了何林國,而鳳溪國正式向何林國宣戰。陸陸續續的國家加入了這場戰爭,大部分都是支持鳳溪國的。
  吃過午飯,眾人也沒有心情再在這個國家待下去,便收拾了行李離開了這里。
  莫勝之后就是千浛公國,但如果在千浛公國的話就太顯眼了,一行人決定到千浛公國旁邊一個依舊比較強盛的國家——子文國,安居立業。
  馬車隊駛入了子文國的首都——上波城。就在這時,眾人又陷入了一個尷尬的局面,他們不知道,接下來又該干什么。
  “干脆我們走老路創建國家,再直接攻下我們曾經的歐陽國?!标懭谓琅f有一腔熱血。但眾人否決了這個意見,太不切實際了。要建立一個國家需要的人力物力財力還有地皮自己都沒有。有的只有放在后面的一堆破銅爛鐵罷了。
  “既然咱們后面還有一些寶物,不如先把它們當掉,用錢來換一些產業,如果最后我們崛起了,還可以復國!”歐陽蕭態提出來的意見,眾人也不敢反對。于是大家拿著那個一馬車的東西走向了附近一個看起來比較豪華的典當鋪。
  風塵仆仆地走進門,店主卻也是殷勤地笑著迎了上來:“嘿嘿,您好,您想要當東西嗎?還是要賣東西?還是說要贖東西呢?”
  “我們來當東西?!睔W陽蕭態語句簡明,想快點兒結束這讓人感到十分痛心的對話。
  老板像是看出她才是這堆人中的頭一般,連忙點頭哈腰。因為他也看得出來,這一批人雖然衣著比較破爛,但依舊十分華麗,看起來像是趕了很久的路過來破產了的富家子弟。這種人一般當東西當的錢都比較多,而且最后一般又還不回來,還不如這個時候,先讓這筆生意成交了算求。
  “那就請把寶貝拿出來吧?!蹦莻€店主挺著個大肚子,也是言語簡明地說道。
  何六德把一輛推車給拉了進來。上頭裹著一塊油布,看不清楚里面放的些什么東西。他沒有把油布揭開,只是把手往里面一塞,拿出一個東西來。
  “哐哐當當”幾聲傳來,店長不由得吸了一口氣。聽聽這聲響!好像還是個寶貝!
  只見這何六德拿出來了一個花瓶。這花瓶看起來并沒有非常的大,全身都是像翡翠一般的綠,只是瓶口的時候變得白了一些,這種變化是漸變的。但是從每一面來看,這個漸變的程度都是一模一樣的。
  “哎呀呀呀呀,好玉呀!讓我瞧瞧?!钡曛鞔魃弦粋€白手套,仔仔細細摸了摸這花瓶的瓶身,又把花瓶倒立過來,想看一看花瓶底有沒有刻些什么字。只見“千浛成制”四個大字赫然的刻在花瓶的底下,這可意味著花瓶的價格不菲了呀?!扒俊本鸵呀洸坏昧肆?,這說明花瓶是千浛國庫里的真品!旁邊的那一個“成”字,說明這花瓶的制作者和工藝都遠非平常?!罢?,成,平,殘,贗”是在千浛大陸上評價工藝品的標準。最好的“真”一般都當作個國家的傳國玉璽,而“成”,就是每個國家皇室御用的器皿?!捌健本褪敲耖g大作?!皻垺笔且话闶止し簧a出來的手工品?!摆I”就是殘缺或品質不好,用其他普通材料制成的普通老百姓日用工藝品。
  這第一件東西就讓店主不由地咋舌,好家伙,這人過來是砸場找茬的吧?這種皇室里面的東西怎么可能自己愿意拿出來典當出去呢?我怕這群人是過來炫富的吧!于是便說:“有心典當的話,肯定價格不菲,給您的優惠也會多一些。但如果是故意過來找茬的,那我就得興師問罪了!”
  此話說得一點兒都不客氣,但是歐陽蕭態并沒有生氣,只是點了點頭說道:“我要是誠心想來典當的話,您得給我寬限我贖這個東西的時間?!?br/>  “成交?!钡曛饕埠肋~:“看你拿那么多東西,想當的不止這一個吧?!?br/>  “是的,您瞧好吧?!焙瘟掠帜贸鰜硪粋€翡翠制作比較粗壯的大樹。說是粗壯,因為在這個比例上看這顆樹的確很粗壯,但實際上這棵樹的大小并不是很大。這棵樹的下面是一個依舊用翡翠做出來的小圓方框,里面還塞著一粒一粒的黑曜石,看起來就跟真的花盆盆栽一般。
  看到這個東西以后,店主反而并沒有多高興。一般來說,雕刻越精細的東西,一般價格最后也不會高到哪里去。因為如果沒有進行太多的雕刻的話,翡翠就是真正純粹的翡翠。雕刻了,反而失去了它原來的那份韻味。
  何六德拿起這塊翡翠的時候,看起來好像十分費力,按理來說這翡翠就算是實心的也不會這么費力呀,難道這翡翠里頭還放著些什么東西嗎?
  店主的好奇心又勾了起來,但他卻假扮出一副不太注意的模樣:“這件東西呢,也當不了多少錢?!?br/>  “您且仔細瞧著?!睔W陽蕭態撥開那一塊兒一塊兒的黑曜石,露出了下面小圓方框的底。咦,這個圓框的底怎么這么厚呢?難道都是翡翠?
  只見歐陽蕭態將一個手指往下輕輕一按,圓盤就忽然沉了下去!看來里面是空的呀,那就奇怪了,這個東西怎么可能那么重呢?
  只見圓盤的底雖然在變薄,但是這顆在上面大樹的樹冠卻頂了起來!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根看起來很厚實,但是沒有看見過的玉把一整個樹冠給頂了起來。
  “這,這,這里面都是空心的呀!你好生說說這個東西它到底玄在哪里呢?怎么會這么重呢?”店主真的有些奇怪了。歐陽蕭態笑了笑:“你往樹干里面看就知道了?!?br/>  店主便好奇地把頭探到了那個樹干上面,好家伙!這刻的幾個字讓他這輩子都不敢相信??!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