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洪荒誕記 > 第四章 病樹前生荊棘林,沉舟側有司馬心

第四章 病樹前生荊棘林,沉舟側有司馬心


  這四個字就是“歐陽國傳”!這證明了什么呢?證明這樹就是歐陽國的傳國玉璽!
  敢把傳國玉璽當出去,自己是真的沒有聽說過!這群人膽子倒不小。
  “您看這東西我也不敢收啊,我問個問題吧,為什么這個東西這么重呢?”店主也很直接,他是真的很想知道這個東西為什么這么重,也真的是不敢接。
  “你看看這四個字用什么做的就知道了?!睔W陽蕭態笑了笑便閉上了嘴。
  店主并將其中的一個字拿的起來,才發現這字才是沉之關鍵!“這是用什么做的,怎么這么重???”
  歐陽蕭態笑了笑:“你知不知道,在鳳溪大陸上,有一個大峽谷?”
  老板點點頭:“聽說在那里出了很多的礦藏?!?br/>  歐陽蕭態又說:“這個大峽谷,有一種礦石,要放到煉宏爐里才能顯現出來?!?br/>  煉宏爐!
  這種爐據說可以煉出鉆石!其溫度之高,不敢想象!而“歐陽國傳”四個大字的材料,也需放在煉宏爐里才能顯現,足以證明它的能耐了!
  “我還是不敢收?!钡曛饕埠敛豢蜌?,一個國家的傳國玉璽也敢當?雖然說這個國家已經亡了,但也怕滅他國家的人會找上門討要傳國玉璽,那自己豈不是血本無歸了嗎?
  歐陽蕭態卻并沒有理會店主的意思,她的手又一次伸向了那一車的寶物。店主已經不想再看了,他生怕下一個拿出來的東西,自己承擔不起呀!
  又是一陣子的“哐哐鐺鐺”,歐陽蕭態拿出了一個很精致的小木盒,不是說這個木盒子雕琢得很精致,而是上面的一些小器物看起來非常得錯落有致。這種花里胡哨的東西店主是不喜歡的,他還以為接下來拿出的東西能把自己給嚇死,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這個東西,你可得想好了再報價?!睔W陽蕭態神秘地笑了笑。店主這下有些詫異了,難不成這盒子另有玄機?
  歐陽蕭態按了盒子上面的一個按鈕,只見盒子正中央那一片木頭瞬間掉了下去,大約往下掉了有一厘米左右的樣子,忽然碰到了一層水,只見這個木頭卻沉了下去,看來這水還挺不常見的。
  “這東西……我覺得也就是花哨一些罷了?!钡曛饕幌蚩床黄疬@些小機靈小古怪的東西。
  “您可瞧好了,能讓木頭沉下去的水是什么水呢?”
  對呀,我怎么沒有往這方面想呢?店主仔仔細細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睛中忽然散發出一縷金光,這玩意兒怕不是,怕不是,怕不是……
  怕不是那煊嬋山上的靈水??!
  傳說,喝了這山上的靈水,沒有靈根的人也能長出靈根來!
  “閣下可是修行之人?”店主問得也直接。
  “我覺醒的靈根不適合修煉?!睔W陽蕭態面容平淡,一語帶過,好像根本就不在意一樣。
  店主見此景,也不愿意再問下去了。但他抱著這一盒靈水,依舊不停的搖頭。
  按理來說,從山上采集下來的靈水還沒有走到山腳,就應該全都消失在天地里了。這能把水帶出來,裝在盒子里還能帶下山,簡直是不敢想象的。
  “這個東西,你可否賣呢?”店主富甲一方,但是他依舊想變成一個修煉之人,這樣話語權要多一些,自己的經營也會更加順利一些。
  “不賣,只當!”歐陽蕭態態度決然,沒有絲毫想讓步的意思。
  此話一出,歐陽蕭態就沒有再從后面拿出東西了,店主看見以后就明白了,這是東西都擺在你面前了,你要當多少?
  “這幾樣寶貝可都不俗啊,你若是想把這些都當出來,我的鋪子怕是承擔不起?!钡曛饕仓苯恿水數卣f了。
  “我不要太多錢,一口價:十方!”
  十方!雖然十方錢跟這些比起來好像沒有多貴,但是這家店是真的不敢拿出這么多錢啊。
  皇悅老兒曾定過,錢幣的兌換一共有六個段:點,串,園,方,合,衡。一般老百姓也就接觸到串,涉及到園的已經是珠寶生意和地皮買賣了,涉及到方的就是國家之間的交易記錄,涉及到合的就是對皇悅老兒的朝貢和戰爭花費的錢幣了。而衡,就連一般國家都用不上,這都是皇悅老兒估國家總值之時才用的。
  雖然這四件寶貝都很珍貴,但是本小店是真的拿不出十方的錢吶!
  “看來你是有猶豫之心嘍!”歐陽蕭態一語點破。我看你們的店能做到這么大,你也應該是這個國家的豪紳了吧,怎么可能拿不出十方的錢呢?
  是呀,身為一個國家的支撐商行老板,十方還是拿得出來的,可讓我一下拿出來十方,是肯定不行的。
  “我看你也為難,要不你就賣我塊地吧?!睔W陽蕭態最后想要干的,也是發展自己的勢力。如果這個時候能得到一個國家除了政府最有力的幫助,那么自己在這個國家的總商會,至少是不會受到影響的。
  “我看這也是唯一一個方法了,我去問問咱們商行的總督?!闭f罷,這家店鋪的店主拿起了這幾樣寶貝,就離開了眾人,轉而走向后門。在那里,有專門用于傳送的門。
  沒過多久,店主就拿著兩張紙走了過來:“我們的總督說了,地都是身外之物,什么時候想拿,什么時候就有。這幾個寶貝他替你們收下了,但是……”
  看著這個店主只拿著兩張紙走了過來,歐陽蕭態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了,看來今天這口氣得咽下才行。
  他們,用兩塊地皮,把自己的寶貝買了過去!沒有經過他們的允許,當的就變成買的了。
  可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自己勢力單薄,又無憑無據,斗下去,只可能是死路一條。歐陽蕭態只好笑了笑:“沒有事,這幾樣東西也同樣是身外之物,拿去便是了,就當交了你們總督一個朋友?!?br/>  店主看歐陽蕭態好欺負,就把這兩張紙遞給了她。當歐陽蕭態看見紙上寫的內容的時候,恨不得咬牙自盡!
  人善被狗欺呀!
  這個店主也真是心大,心甘情愿地讓總督把自己的店鋪賣了出去,一起賣出去的,還有城郊的幾塊田地。
  這就等同于沒有??!
  歐陽蕭態平整了平整自己的心態,算了,就當花錢買個教訓。
  店主的嘴角這個時候居然勾起一抹微笑,看來他并不為自己的店鋪也被賣出去而感到任何哪怕一絲的悲傷。
  果然,奴人就是不一樣啊。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