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洪荒誕記 > 第六章 局變文人心中切,火燃皇鳳正日斜

第六章 局變文人心中切,火燃皇鳳正日斜


  待一行人回到店鋪時,何德才和周圍的人已經亂成一團了。
  剛剛從鳳溪大陸傳出消息——皇保國戰敗了。
  皇保國是皇悅國的前衛國,其軍事實力有多強已經不用人說了。而這個國家居然戰敗了……
  遠在鳳溪大陸,鳳溪國都內,一群躬親大臣也亂成一團。
  “老臣認為,眼下最應該注意的,是國家內可能會興起的自大,我們君主鳳溪王也應該知道,這次勝利完全是僥幸。但臣民不知道,極有可能會讓鳳溪王反撲皇保,如是吾言,君何為也?”
  這大臣的話一出,立刻就有人反對:“我們為什么就不能運用這一次自大呢?不打皇保,我們沒實力,可統一鳳溪大陸的實力,我們還是有的吧,更何況軍民現在士氣高漲?”
  “統一鳳溪大陸?你瘋了?皇保國我們都打不過,如果統一以后皇悅老兒打壓我們可怎么辦哪?”
  整個朝廷完全失去秩序,像是根本沒有打贏這一場戰爭一般,大臣們“各自為政”,就連鳳溪王都沒有理會。
  鳳溪王終于忍不了了:“各位大臣都靜一靜!安靜一點!我知道,這次勝利比失敗還要棘手,但做人不能極端,治理一個國家也不能極端,你們的提議,只能提一提。如今,只有安穩政局,對內修身養性,對外表現出自己國家弱的一面,好讓大家知道這次勝利純屬意外。切勿拿這次勝利做文章!”
  場下的大臣們瞬間安靜多了,鳳溪王嘆了一口氣,要是朝野再這么眾口難調的話,不需要什么陷阱,整個國家就會崩潰。
  “這樣吧,這些事情都事關皇保國,皇保國又是皇悅國的前衛國,我們就不要插手了,讓皇悅老兒自己去定吧?!兵P溪王的這一句話,事實上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所以你們吧……我撒手不管了!
  “江悠齊,去聯系皇悅老兒的任務,我就交給你了?!兵P溪王頭偏向一旁,看著一個年輕的面孔。
  這個年輕的面孔點了點頭:“鳳溪王的命令,我不敢不從?!?br/>  “那就這樣吧,你快點去安排這件事情,我等著你的好消息?!兵P溪王深吸一口氣,又嘆了出來,一只手抓著頭發,低著頭趴在龍椅上,一語不發了。
  “大家都不要慌?!睔W陽蕭態擺出一副以前當國王時的模樣,“我們已經離開了歐陽國了,歐陽國乃至于鳳溪大陸的事情,跟我們都沒有任何的關系。各位,我們現在要干的,是將我們這個店鋪發揚光大,賺到更多的錢,這樣才能為我們以后的任務奠下根基?!?br/>  何德才卻擺著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大家的軍心都可以穩住,但是都在為自己還身處歐陽國的親戚們擔心呢。歐陽蕭態呀,不是我說你,你現在已經不是國王了,你需要擺正你自己的態度。你沒有兄弟姐妹,你心里頭一點兒都不慌。我,還有陸元康,可都是有兄弟姐妹留在歐陽國的。如果朝野又有些變動,我們的心里頭也放不踏實??!”
  是呀,自己已經不是國王了。歐陽蕭態嘆了一口氣?!翱筛魑荒銈儸F在又能怎么樣呢?難道讓我把你們放回去,讓你把你們的兄弟姐妹接回來?不可能吶!”
  “那你說我們現在應該干什么,又應該怎么做?”一個伙計嚷嚷道。
  歐陽蕭態兩只手抄到了背后踱起了步。走了一圈又一圈,卻依舊埋著頭,但是當她走到第三圈的時候,頭就抬了起來?!澳簩幗?,暮寧雪,既然你們兩個是兄弟都是地方的官員,對每一個關口都是非常清楚的。那就讓你們兩個去歐陽國看看現在到底怎么樣了?!?br/>  “好,定不辱使命?!蹦簩幗孀约旱牡艿苣簩幯┐饝诉@門事兒。暮寧雪卻還沒有反應過來,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就顯得驚恐了。
  可這個時候,暮寧江已經拉著他走上了馬車,現在反悔已經沒有用了。
  “現在你們放心了吧,如果他們兩個兄弟回來了,那么肯定也是帶著他們力所能及能夠找到的人回來的。如果沒有回來……”歐陽蕭態已經不想再說了。
  “衡東楊,那我們現在又應該怎么辦呢?我們在子文國蹤跡已經被發現了,要不要轉移陣地?而且這個國家的軍心也因為旁邊鳳溪大陸的戰斗而混亂了,我們要不要干涉一下?”
  “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開發城外的那一塊地皮。至于這個國家,我們的國家,都拋到腦后。以后再說這些事情?!睔W陽蕭態回答十分直接,她現在想干的就是撈到更多的錢。
  “陸元康,你帶著幾號人馬去測量一下這個地皮有多大,回來向我報道。這樣我們幾個就商量一下,到底應該用這個地皮干些什么?!?br/>  “好!”陸元康回答也十分直接。門口的馬車經這么一折騰已經沒有了。
  歐陽蕭態又重新坐在座位上,拿起那個自從歐陽國時期就一直陪伴著她的茶杯,杯子里早就盛滿了何德才剛剛泡好的茶葉。
  何德才往屋外看了看,發現并沒有異樣,就和上了門窗,把簾子也拉的下來,隨后把剛剛捕獲的那個年輕人押了出來。
  “你是歐陽蕭儀的什么人吶?”歐陽蕭態問得也很直接。
  “這很重要嗎?”當年輕人的這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歐陽蕭態就知道了,這一次的審問結果肯定不好。要不然這個年輕人就應該直接招了,就連這么簡單的一個問題他都不想回答,可見之后的那些問題他會不會回答了。
  “把他送上去吧?!睔W陽蕭態回憶你很直接,如果一開始心理防線攻不破,那么也就沒必要再攻了。再說了,今天也只是談談虛實,看看這個年輕人的嘴到底硬不硬。
  何德才把那個年輕人送上嘍,以后又把門窗打開。這一打開,瞬間又進來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人居然是曾經的店主,另一個人看起來面生。但是衣著華麗,應該也是個大富大貴之人。
  當店主一進門的時候就不由得感慨:“要是我沒有進這賊窩該有多好?!闭f完這句話,便諂諂媚媚者者謙謙地向歐陽蕭態鞠了一個躬?!拔义e了,我不應該為虎作張,求您把房契還給我吧?!?br/>  “那東西?”
  “我給不了你?!钡曛饔譄o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能依靠這個所謂的總督了。這個總督借鳳溪大陸變故之由,向他說明了不能給予他好處的意思。
  這其實也就相當于變相的拋棄。
  “我求求您了,實在不行……您給我謀個職位也行呀……”
  身后那位衣著華麗的人卻笑了一笑說道:“世間居然還有這樣鞠躬諂媚之徒,實在是可恥??!”
  叮囑好像沒有聽到他說話一樣,繼續不停地向歐陽蕭態鞠躬。
  看來,進來的這兩個人應該是互不認識的。
  歐陽蕭態沒有理會店主的意思,只是問身邊這位衣著華麗的人:“請問您有什么事情嗎?”
  “哦,也沒有什么大事。我是來尋人的,請問您有沒有看見過一個身著白衣佩戴寶劍的年輕人?”
  “年輕人嘛……老年人我倒是見過幾個,都挺仙風道骨的,不知道你指的是不是?”歐陽蕭態心中冷哼,這都已經找上家門了,看來這個歐陽蕭儀,真是神通廣大呀!
  “那我也不便打擾?!蹦莻€衣著華麗的人離開了店鋪,這個時候一輛馬車,在店鋪面前停下了。
  陸元康和十幾個人一起走了下來,走進店鋪,嘴角透著微笑:“衡東楊,你猜猜你分到的這塊地皮有多大?”
  “哦,看起來很大嘍?”歐陽蕭態依舊沒有理會跪在地上的店主,問道。
  “有一百多里呢,夠你再建一個城了!”
  歐陽蕭態很想尖叫,這么多的土地再加上剛剛進來的三千多園,自己能夠成一番事業了。
  “各位,我們要干些什么呢?”歐陽蕭態依舊沒有理會跪在地上的店主。
  旁邊的人七嘴八舌地爭論起來,有的說想要搞一些田畝,有的說不如在那個地方又建一座城,甚至還有的說干脆在那里又建一個國家算了。
  最后大家還是同意搞一些田畝即可,當然這些地不可能他們自己去種,歐陽蕭態需要找其他的人去幫他們種地,自己給點錢就行了。
  歐陽蕭態這個時候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店主?!澳阋财饋戆伞钡曜 鞍Α绷艘宦?,就立刻爬了起來:“感謝店主!店住,待我如同再造父母!”
  哼,我讓你起來肯定有別的原因嘛,何必這么賤骨頭呢?
  “這招人種田的事情就由你去操辦吧?!睔W陽蕭態大手一揮:“記住你是受命于我。俺不是自己擁有那些田,招人的時候必須得經過我的同意?!?。
  “誒,是,是,是。小人一定記住您的話?!钡曛饔忠淮伪肮?,這他算是遇上好人了。
  就在大家一起商討未來的事情的時候,店鋪對面的客棧里,剛剛那個衣著華麗的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是讓他們收手了嗎,看來,得干預一下才行?!?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