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荒誕離奇 > 第一章 母子怨靈 上

第一章 母子怨靈 上


  咯吱…咯吱…
  一臺掛頂老舊風扇在轉動期間,不停地發出一陣陣刺耳地噪聲,但是屋子的三人卻仿佛沒有聽到一樣。
  “陳大師,我真的沒有辦法了,這幾天下來,我都快要崩潰了?!?br/>  年輕男子眼眶深陷,頂著嚴重深沉地黑眼圈,好像已經有好幾天沒有睡過覺一樣;下巴的胡子也冒出了頭,看起來稀疏拉渣的,仿佛已經忙到沒有時間去清理修飾了。
  “王先生,你先別急,喝杯茶冷靜一下,再跟我說說具體的情況!”坐在王先生對面沙發上的也是一個年紀約莫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
  這個被稱為陳大師的年輕男子名叫陳默,是這個離奇屋的老板。
  離奇屋是一家專門幫人解決處理一些荒誕離奇事件的公司,只要有人上門委托,那么離奇屋就會接下委托,幫助客戶擺脫困擾和危險。
  陳默是一個身懷異術的奇人,一身降妖伏魔、抓鬼滅怪的異術源自于家中傳承。
  陳默的本領跟那些耳熟能詳的茅山道法不同;跟那些出馬仙家也不一樣,陳默的家傳本領乃是取茅山道法和出馬仙家的其中精髓合在一起,自成一派的異術。
  大學畢業后,苦尋工作無果之后,陳默就想著自己何不用家里傳承的異術來賺錢?
  于是乎,陳默東拼西湊好不容易湊夠了錢,才能在這一寸地一寸金的天海市里舊城區里找了一間租金便宜的房子,開了一家名為離奇屋的公司。
  憑借著自家傳承的異術,使得陳默也在這一畝三分地漸漸地有了些名氣。生意雖然說不上好,但也足夠陳默能夠在這天海市里生存。這也不奇怪,在現在的科技時代中,哪有那么多的鬼怪存在?哪有那么多的荒誕離奇的事發生?
  “小玲,給王先生倒一杯提神醒腦的茶?!标惸诎参苛藢γ娴耐跸壬?,轉頭對著坐在電腦前的女孩說道。
  小玲,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女孩,三天前通過網上招聘來這里應聘,讓陳默沒有想到的是小玲居然是一個天生陰陽眼的女孩,于是陳默當即就決定錄用了。
  作為一個天生陰陽眼的人,小玲自然對陳默的這家離奇屋不排斥,反而有了一種找到知音和同伴的感覺。
  因為從小到大,小玲經??吹揭恍┏H丝床坏降漠嬅?,但是說出來卻根本沒人會相信,反而取笑她胡言亂語,甚至還有人罵她神經病。
  就這樣,小玲一直被人排斥,而且長這么大也沒有交到什么朋友,直到有一天看到離奇屋的招聘信息之后,看到了離奇屋的工作項目,頓時有了一種找到同伴的興奮感,毫不猶豫就到離奇屋應聘了,讓她沒想到的是陳默當即就決定錄用她了。
  小玲聞言起身離開了電腦桌,往里走去泡了一杯陳默自己搭配的茶,然后端給王先生,“王先生,請喝茶?!?br/>  “謝謝!”王先生見狀連忙起身雙手接過茶杯,然后猶如冬日取暖般淺噙了一口。
  茶水入口使得王先生那緊繃著的精神頓時舒緩了不少,王先生暗自一驚,隨后又繼續喝了好幾口。
  陳默見狀嘴角勾起一絲弧度,“王先生,這茶是我自己搭配的,有提神醒腦,明目安神,驅邪避穢的作用!”
  王先生聞言點了點頭,“謝謝陳大師,我感覺好多了,這茶真是太神奇了?!?br/>  “不客氣,那王先生現在可以跟我說說你孩子的具體情況了吧?”陳默問道。
  “嗯?!蓖跸壬c了點頭,然后沉默了一會,似乎在想著從哪里開始說好,“事情是這樣……”
  原來一個禮拜前,王先生的一個兩歲大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發高燒,然后一到晚上就會不停地啼哭,一刻也不曾停過。
  為此王先生抱著孩子連續奔赴了天海市幾家醫院,但是卻都不能把他孩子給治好,依舊是高燒不退,夜夜啼哭,弄得王先生一家也是吃不下飯,睡不安穩,一直擔心著自家的孩子。
  而這件事被老家農村的母親知道后,說孩子可能是撞邪了,遇到不干凈的東西了。王先生自小就在農村長大,當然也聽過不少類似的案例,所以王先生就連夜抱著孩子回到老家農村去找當地的一個有名的仙姑。
  仙姑給了王先生幾張符,讓王先生燒了放到水里給孩子服下。說也奇怪,在服下了仙姑給的符水之后,小孩子高燒突然退了,而且睡覺也不再啼哭了。
  可是第二天,王先生回到天海市后,小孩子居然又開始發高燒了,晚上睡覺時也又開始哭個不停。
  王先生連忙電話給農村老家的母親,讓她再去跟那個仙姑要幾張符,可是讓王先生沒想到的是,那仙姑卻對王先生的母親說,既然上次沒能把孩子治好,那么就算再服用符水結果也是一樣的,還是另外找一個高人吧!
  王先生母親把仙姑的話說給王先生聽了之后,王先生頓時就絕望了。
  自己平日里只是一個按部就班的上班族,哪里還認識什么高人??!現在連唯一認識的仙姑都沒有辦法了,自己還能去找誰?
  而王先生的一個同事得知了王先生家近日的狀況之后,連忙介紹王先生去離奇屋看看,或許離奇屋的陳大師能夠解決。
  就這樣,王先生在同事的介紹下來到了離奇屋。
  陳默聽完了王先生的陳述后,沉默了一會,隨后說道,“王先生,沒有看到你孩子之前,我也不好確定你家孩子是不是真如你所說那樣撞邪了,所以我還是跟你一起到你家看看你孩子先?!?br/>  王先生聞言連忙滿口應允,陳默收拾好行當之后,就帶著小玲跟著王先生坐車去王先生的家了。
  王先生的家在市區里的一間公寓樓的七樓,乘坐電梯很快就到了王先生的家門口。
  還沒進去,陳默就感覺到了王先生家里面充斥著一股濃郁的陰氣,陳默見狀暗自皺眉。
  身后有陰陽眼的小玲能夠看到那烏黑混濁的陰氣,當即吃驚不小。瞪著一雙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陳哥,這里面的陰氣好濃郁,幾乎都快實質化了?!?br/>  “嗯,而且這陰氣中還充斥著一股濃郁的怨氣,不對…是兩股!”相比于小玲,陳默察覺到的更加精細。
  “陳大師,你們怎么了?快進來??!”而王先生似乎沒有聽到陳默和小玲的對話,已經打開了防盜門讓陳默他們進去。
  陳默見狀,輕聲對小玲說道,“等下進去之后你在旁邊不要輕舉妄動,一切讓我來處理?!?br/>  小玲聞言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