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楊家紈绔小少爺的修神路 > 第二章 被打臉的楊家小少爺

第二章 被打臉的楊家小少爺


  第二天清晨。
  “少爺今天有課要上,要起來了?!迸肿拥拇笊らT在院子里響了起來。
  “小威子,少爺呢,怎么沒在房間???”
  常威手里抱著麻布練功服:“死胖子,少爺早起來了,在院子后面練功呢?!?br/>  “胖子,慌慌張張成何體統,少爺我正在擁抱太陽,聞雞起舞?!睏钐炻樟俗约旱幕茏尤?,接過常威手里的衣服換上。
  “出發?!?br/>  “少爺,山門靠外二十坐山峰就是新弟子們學習和活動的地方,您報的兵器學科今天就在這藏劍峰?!迸肿咏o楊天介紹到。
  學院大部分都是古代建筑,三人進門之時聽學的大廳里已經來了不下四五十人了??磥磉@兵器是熱門學科了。大廳地下擺放著約莫二十個蒲團應該是給弟子聽課用的。
  楊天帶著常威來福二人徑直走到前排靠中間的蒲團位置。
  “讓一讓,這個位子我們家少爺要坐!”胖子不客氣的對著蒲團上一個正在打坐的學員揮揮手。
  “這個人誰呀,麻布練功服,丁字班的還這么囂張?!敝車囊粋€學員甲說到。
  “有好戲看了,這不知是哪個世家的少爺吧?!睂W員甲的好友學員乙接著說到。
  “為何要讓?”坐著的人抬頭掃了一眼楊天三人,又低下頭去輕輕撫摸著膝上放的三尺長劍。
  “就憑我家少爺來自中原楊家!”胖子挺了挺肚子自覺非常霸氣的說到。
  “哦!中原楊家的小少爺,還真是了不起?”此人聽到瘦子說完猛然站了起來。
  “青城洛家洛英!可敢一戰?”洛英單手持劍,劍鞘直指楊天。
  “有點倒霉啊,這怎么就撞到楊家仇人了···?!迸赃吺葑余止镜?。
  “這洛家也是武道世家,最近幾年正被楊家踩的狠了,聽說前不久現家主都被楊家高手打傷了?!背MN著楊天耳邊小聲說到。
  “看這姓洛的架式,還有一身黃衣練功服,應當不弱啊?!睏钐煨睦镟止局?。
  “名頭是唬不住人了,這么多人看著,也不能弱了自己名頭啊,個死胖子,欺負人不會挑軟柿子捏啊?!?br/>  “有何不可,正有此意?!睏钐煲皇帐掷镎凵?,心想著氣勢不能弱了。
  離開課時間還有些,一眾人隨著楊天他們來到了屋外的演武場。
  “胖子,取我兵器炎龍搶來,今天就讓大家見識下我們楊家的無雙槍法!”楊天對著胖子吼道。
  “啥槍?”胖子被楊天吼的一愣。
  “少爺,槍在宿舍并未帶來?!笨磁肿鱼渡?,常威趕忙接話到。
  “可惜,看來只能改日再戰了?!睏钐鞊u了搖頭,轉身就要離開。
  周圍人群一片起哄聲···
  “楊公子,我仆從正好帶著我的霸王槍,也是上好的兵器,不知你可合用?”人群里走進來一個身穿白色練功服的矮子,后面仆從雙手一桿做工精細閃亮的長槍遞了出來。
  朱家朱二?這個王巴丹想落井下石!楊天回頭看著來人,又是個死對頭,還是和自己一樣的一流世家出身。
  “原來是朱公子,那就多謝了?!睏钐煨睦镅杆俦P橫著,這槍自己確實也摸過,但是怕手掌長老繭不好看早就扔了多年了,真打起來自己還不如常威和來福啊。
  “洛兄,你的大名我早聽過,年輕一輩的劍法高手。但是我主仆三人有一套合擊之法,不知道洛兄敢不敢接?”楊天準備祭出慣用絕招名為以多欺少……。
  楊天不管對方同沒同意,伸手奪過來朱二仆從手里的槍:“兄弟們,操家伙上!”
  常威來福仿佛早就知曉,隨著楊天的吼聲一擁而上。
  “堂堂楊家少爺有點無恥啊……”人群里開始起哄。
  “就是那個家里養的寵物狗嘴都流油的龍國巨富楊家,果然是一副紈绔嘴臉?!?br/>  “哼,還是那么無恥這楊天,不過這也代表他沒什么前途了,畢竟這個世界最頂尖的人群還是那些絕世高手?!敝於u了搖頭。
  哪知……
  場上電光火石之間,楊天三人已經趴在了演武場上,那把借來的槍也被挑飛出去老遠。
  三個人被打的鼻青臉腫,楊天只感覺自己腦瓜子嗡嗡的,一擁而上氣勢很足,可最后人家連劍都沒出鞘。三人就被打趴下了。
  “丁字班的果然廢物!”人群里一個穿黃色練功服男子故意對著楊天說到。
  “小姐你看,三打一還被打成這樣,這楊公子真是不行吧?”一個少女對身前人說到。
  楊天這時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來上課的女學員也到場了,而那位楊天青睞的小美女藍小姐也在其中。說話的正是那個尖酸刻薄的丫鬟。
  “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三打一還被打成了豬頭?!睏钐煨睦锉锴囊慌?。
  “少爺這真不是咱們待的地方啊,以前哪被這樣欺負過?”胖子也一臉的委屈,掙扎著爬到楊天的身邊。
  楊天咬著牙忍著疼站了起來,放出了那句常用的話:“姓洛的,你給我等著!”然后準備要常威來福扶著自己跑路。
  “你們好大的膽!不知道學院不允許學員私自打斗嗎?”一中年男子從人群中來到了演武場。
  “楊公子沒事吧?”來人徑直走到楊天身邊問到。
  “你是?”楊天心里疑惑。
  “鄙人菜吉,正是這個學年兵器學的導師,哦楊副校長正是在下的恩師?!眮砣藢χ鴹钐炜蜌獾恼f到。
  “哦原來是六爺爺的人。這還看不出來嗎,我都被打成豬頭了,沒點眼力見兒?!睏钐煨睦镟止局?。
  “那洛英仗著自己武力了得,與少爺理論不過,便動起手來,少爺自然知道不能壞了學院規矩就沒還手?!迸肿訖C靈的很,趕緊說到。
  楊天看了眼胖子給了個贊許的眼神。
  “我知道了?!辈死蠋煂χ鴹钐禳c了點頭。
  “我乃藏劍鋒本學年兵器導師菜吉。學員落英私自動武,欺壓學員,屬違反校規!念在初犯現罰打掃藏劍峰階梯一周,一周內不得上山聽學!”菜吉義正言辭的說到。
  “洛英,還不過來向楊同學道歉!”
  人群鴉雀無聲,此時也沒人出來說句公道話,畢竟大都是些和楊天差不多大的十多歲的孩子,平民學員不敢得罪學院老師,世家子弟又不愿得罪楊家。
  “如此導師,不學也罷!”落英直接轉身離去。
  “楊天,還是滾回家做你的小少爺吧,武者的世界不是適合你!”遠處傳來落英奚落的聲音。。
  “走!”楊天點頭謝過菜吉導師。
  楊天背過去的臉緊咬的牙齒在咯咯作響,扶著胖子的背在人群奚落的議論聲中離開了藏劍峰。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