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 第五十九章 我被人道德綁架了?

第五十九章 我被人道德綁架了?

“宇文拓?。?!”
  
  “張烈?。?!”
  
  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神色,顯然想不到,竟然會在這里見到對方。
  
  糟糕糟糕,我特么的怎么會夢到一個男人?還是一個重創我的男人我竟然在雪琪的懷里睡著覺,卻夢到了一個男人??。。?!
  
  這是蘇易的想法,帶著無比的驚懼!
  
  奇怪,女媧石不是那個小姑娘嗎?神器之間互有感應,待她覺醒,我們可以精神溝通這并不奇怪,但為什么會突然變成了張烈?難道那神石,其實也是女媧石?兩個女媧石??。?!兩個女媧??。?!
  
  這是宇文拓的想法,帶著無比的震驚!
  
  那么這金光,便是來自于昆侖鏡的光芒了?而我身上的白光,是女媧石?
  
  蘇易也不過是一愣神的功夫,就反應了過來,似乎游戲里小雪在被古月圣激活了女媧石的力量之后,也可以憑借神器和宇文拓交流
  
  看來自己得到了小雪的女媧石的同時,也完整的繼承了女媧石的力量!只是蘇易突然想到了一個嚴峻無比的問題!
  
  “難道以后我每次睡覺,都必須要夢見你才行嗎??。?!”
  
  “呃這倒不會,現在應該是你無法自如控制,所以才會被動的來到這里,但是等你稍稍熟悉女媧石的力量之后,應該就可以控制自己選擇是否要來到這里了?!?br/>  
  面對蘇易的問題,宇文拓很有風度的答道,讓蘇易瞬間松了一口氣,“是嗎?那就好”
  
  “其實我也想問一問,那個小姑娘呢?怎么難道從始至終,女媧石都是你嗎?可我當初明明看到”
  
  “但神石的效果你也是親眼所見的不是嗎?”蘇易打斷了宇文拓的話,他可不打算跟這家伙解釋一下女媧石為什么會從小雪身上跑到自己身上這件事情,“何必執著于現在這個問題呢?我已經站在這里了,這才是最重要的吧?!?br/>  
  “倒也是”
  
  宇文拓果然不再糾結,轉而把注意力放到了旁的問題上面?!澳敲?,黃金劍氣的傷,你已經化解了?明明才兩三個月的功夫而已張烈,你果然了得!”
  
  “都兩三個月了你還想我纏綿病榻嗎?軒轅劍雖然厲害。但我有神農鼎在手,煉制出解除黃金劍氣的藥,也并非難事!”
  
  說完,蘇易自己忍不住愣了一愣,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樣。
  
  “是嗎?原來你有神農鼎在倒也是。這段時間,我的人查探到了在塞外部落拓跋部族之內,有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神農鼎在,我本想派人去搶來的,但后來得知他們的族人名叫張烈,早該想到了,那個張烈就是你!”
  
  宇文拓深吸了一口氣,眼神凌厲的看向了蘇易,,“那么張烈??磥砟愎皇窃谑占俣τ$R石五大神器,告訴我,你的目的何在?”
  
  “目的?我的目的跟你差不太多”
  
  蘇易臉上忍不住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和宇文拓竟然會這么心平氣和的面對面說話,要知道兩人幾個月前還互相殺的遍體鱗傷的,可今天這和諧的氣氛到底是怎么事?
  
  他看著宇文拓,兩人身上各自光芒萬丈,金色的光輝和白色的光輝各自占據了半壁江山,涇渭分明的邊界,仿佛兩個世界將他們隔開。蘇易試著伸出手探索了下,恐怕自己很難突破這層邊界沖到他那邊,也就是說兩個人,其實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在這里乃是我們兩個人的精神世界。你不用想著跟我動手,因為此時的我們嚴格說起來,都已經化身為神器,失去了主動攻擊他人的能力!而且,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把你當做我的敵人!”
  
  說著讓蘇易忍不住愣了一愣的話來。宇文拓皺著眉頭喃喃道:“原來是這樣,你竟然也是神器轉世之一倒也可以說得通了”
  
  “說得通?什么意思?”
  
  得知兩人在這里是打不起來的,而又聽宇文拓說的沒頭沒腦的話,蘇易忍不住微微愣了愣,“我不是你的敵人?我若不是你的敵人,你又何至于費大工夫跑去特意尋我晦氣?”
  
  “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畢竟我以昆侖鏡窺得未未來中有著你的影子,而我實在不能確定你到底是敵是友,你實力太強,自然是要提前處理的?!?br/>  
  “不知是敵是友?”
  
  蘇易眨巴眨巴眼睛,問道:“你看到的未來,是怎樣的,不妨說來聽聽?”
  
  “倒也是,既然來到了此處,那么自然也就沒有隱瞞的必要了!”
  
  宇文拓微微猶豫了下,臉上露出了幾分陰霾,他慢慢說道:“自從之前我師父去世之時,告訴了我天之痕的事情之后,我便當機立斷,用我昆侖鏡本身的力量去窺伺天機,倒也當真讓我看到了些許端倪!天之痕是真,赤貫妖星是真西方魔族入侵也是真,師父他一輩子都在為楊家守護天下,臨死前的一刻,他讓我代替他,去守護這個天下!我本不知道究竟要如何抵擋那幾近無窮無盡的西方魔族,但之前我的一位友人告訴我,只要搜集齊上古十大神器中的鐘劍斧壺塔,以虛空之陣登上赤貫,然后再在赤貫之上以琴鼎印鏡石布置失卻之陣,便可修復天之痕,阻止西方魔族入侵”
  
  “嗯嗯嗯,很有道理那跟我又有什么關系呢?總該不至于我便是你那位友人吧?”
  
  “自然不是,她是一位女子”
  
  哦原來是獨孤寧珂蘇易了然。
  
  宇文拓繼續講道:“可惜十大神器皆是神龍見不見尾,東皇鐘更是早已經入世為人難尋蹤跡,根本就不可能湊全!她便給我出了個主意,不妨師夷長技以制夷,以西方魔法的巴別之路來代替虛空之陣,同樣可以進入赤貫!我手中有軒轅劍,再以大地六芒星陣代替東皇鐘,未來天之痕后一定會出現的天狗蝕日代替盤古斧,收集萬靈血珠以代替煉妖壺,建造通天塔代替昊天塔,加上軒轅劍為中心,便可以用強大的西方魔法力量開啟西方傳說中的巴別之路?!?br/>  
  他的眼底閃過了痛苦神色,“可通天塔勞民傷財姑且不提,大地六芒星的位置,乃是東萊、會稽、長沙、涪陵、雁門和靈武六郡!而萬靈血珠必須以數萬名以上生靈性命才可練成!也就是說,如果要布置這巴別之路,這六個郡的人民,必須全部被我親手毀滅才行!那是十余萬無辜生靈性命,我心中實在不忍,但為了天下,我不得不下定決心,必須要布置這巴別之路!”
  
  “唔很偉大沒錯,為了天下犧牲自己個人的榮辱和名聲,而且更要背負一生的痛苦和愧疚”
  
  蘇易疑惑的問道:“但還是沒見跟我有關系的事情吧?”
  
  “不,有關系的!”
  
  宇文拓的目光看向了蘇易,眼神灼灼,帶著幾分熾熱和感激,“當初我以昆侖鏡看透未只是七零八碎的畫面,但其中一個,便是你親手將煉妖壺送與了我,當時我還心又不解,為何你會將這寶物給我,可當我從朋友那里得知萬靈血珠之后,我才終于醒悟,定然是你不忍這十余萬百姓無辜枉死,是以不惜將自己的寶物送出所以我說我從未想過要殺你,因為你是這六個郡百姓的恩人,更是讓我宇文拓不必一生愧疚的恩人?。?!”
  
  蘇易:“”
  
  看著宇文拓那滿臉的感激之情,蘇易忍不住直想撓頭,心道我特么的什么時候說要給你煉妖壺了(未完待續。)
  
  ps:感謝特地來頂書的588打賞?。?!感謝目標是看星星的2oo打賞!美女的最終歸宿、星圈的1oo打賞!感謝天云游的2o打賞!不更新不如要命、淋靈犀雨、阿爾薩雷德、幕布劍、騷年吾皇724、神經.不是人、獨一無二一包辣條的1o打賞!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